【独家】医药并购狂潮最高峰:辉瑞和艾尔建考虑合并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辉瑞和艾尔建正在考虑合并。该交易一旦成功,将是一笔重磅交易,有望成为今年最大的一笔交易。 
2015-10-29 15:00:32
0



编译自《华尔街日报》、BidnessEtc


《华尔街日报》最新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辉瑞最近正与艾尔建接触,探讨合并的可能性。其中一名知情人补充说,谈判还只是早期阶段,并没有达成协议,其他细节上尚不清楚。

 

目前,艾尔建市值约为1125亿美元。这意味着该交易一旦达成,有可能将成为今年宣布的最大的一笔交易。而今年已经是有史以来并购最多的年份之一,从年初至今,全球医疗行业的并购总金额已经达到了5200亿美元。

 

能成吗?

 

乍听到这个大新闻,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交易能成吗?或者说,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笔交易要顺利完成有些“门槛”要迈。首先是价格。阿特维斯和艾尔建合并后,新艾尔建的市值高达1125亿美元。但这对于辉瑞并不是问题,它有现金,很好的现金流,可以帮助其顺利完成交易(图1)。而且做一笔大买卖是这家巨头过去一年多来一直期待的。

 

图1:辉瑞现金流和债务预测

来源:BidnessEtc


另外,辉瑞有着丰富的开展巨额收购的经验。2000年该公司以1160亿美元收购了华纳-兰伯特(Warner-Lambert),2009年和2013年先后收购惠氏(Wyeth)和法玛西亚(Pharmacia),交易额均为600亿美元。

而另一位主角艾尔建2014年刚被阿特维斯(Actavis)制药公司作价660亿美元的收购,今年又以405亿美元将旗下非专利药业务出售给了以色列制药巨头Teva。
 

如果交易顺利达成,艾尔建和辉瑞的企业价值(EV)合计超过4000亿美元,市值合计也超过3300亿美元,将会成为史上最大的并购案。此前最大的并购案例是在十五年前,美国在线(AOL)对时代华纳和收购,规模达到1800亿美元,不过随后却以巨亏和分家告终,该案例也成为“史上最失败”的并购案。


不过有一个大问题,就是反垄断批准。总市值超过3300亿美元规模的交易,政府的反垄断机构即使批准,也会要求将某些资产出售作为条件。

 

另一个问题是艾尔建是否愿意被并购,自从将仿制药业务出售给梯瓦,新艾尔建获得了足够的现金支持其开展下一步的交易,甚至是1000亿美元规模的交易。考虑到艾尔建是制药行业最积极的“猎手”之一,如果它继续兼并的步伐,辉瑞收购前者的机会也许会减少。

 

为什么?

 

自从2011年下半年畅销药立普妥失去专利保护后,该公司的销售额持续下挫(见图2)。为此,该公司一方面寄希望与一些新产品,如乳腺癌药物Ibrance和抗凝血药Eliquis,并设法扩大Prevnar肺炎疫苗的适应症。另一方面一直积极地希望通过收购来解决产品线匮乏的问题。


最近刚刚完成的170亿美元对赫升瑞(Hospira)的收购就是举措之一。通过收购赫升瑞,辉瑞的业务实现了转型,分为了专利药和非专利药两个部分。

 

但这远远不够。而收购艾尔建恰恰能够帮助辉瑞加强现有的产品线并拓展到其他治疗领域,包括心血管、代谢病、眼科、神经科和镇痛以及罕见病。

 

艾尔建吸引辉瑞的重要因素之一是它优良的皮肤科和美容科产品线。艾尔建拥有除皱明星药物保妥适(Botox),其在面部美容的领先地位将帮助辉瑞在这个市场获取可观的收入。分析预测,面部美容市场正在以每年11%的速度增长(CAGR),到2020年市场规模有望达到54亿美元。

 

图2:辉瑞和艾尔建的年收入(单位:亿美元)

注:2015年为预测值,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除了已上市产品外,艾尔建强大的在研产品线也是辉瑞迫切需要的。目前,艾尔建有20个处在晚期阶段的在研项目,涉及皮肤科、美容科、眼科和神经科等。

 

不仅如此,艾尔建还有生物类似物。收购赫升瑞后,辉瑞拥有5个正在开发的生物类似物项目,其中包括类克(Remicade)、安维汀(Avastin)和修美乐(Humira)这些畅销药。而艾尔建与安进已经达成合作关系,共同开发一些重磅生物药的类似药,其中包括赫赛汀(Herceptin)、安维汀以及美罗华(Rituxan/Mab Thera)。分析师预测,生物类似物市场在2020年可达到110亿美元。

 

除了产品以外,税率也是促成收购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于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辉瑞来说,与艾尔建“联姻”可以降低企业所得税税率。艾尔建的总部位于爱尔兰都柏林,那里的税率比美国要低很多。之前辉瑞的CEO Ian Read多次谈起,美国的高税率使得该公司与海外的其他制药公司在竞争中处在劣势。

 

去年辉瑞曾出价1200亿美元试图收购阿斯利康,那笔交易就是所谓的“税收倒置”交易,但是最终在阿斯利康的拼命抵抗下辉瑞铩羽而归。尽管如此,辉瑞还是希望能够通过一笔收购将公司总部搬到海外,以降低税率。

 

时间点合适吗?

 

艾尔建的股价现在正位于6个月的低点。最近6个月该公司股价下跌了大约8%。同期纽约证交所ARCA制药指数(DRG)下跌6.30%,而辉瑞只下跌了1.50%。

 

10月27日的财报会议上,Ian Read也表示,他已经注意到了竞争对手股价的下跌。不过他同时说,他还不确定这是否只是个调整,另外,也不清楚那些公司的高层是否愿意考虑收购。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