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友搏系”如何盘活百年九芝堂
以友搏药业董事长李振国为首的“友搏系”团队,能否给拥有300年历史品牌的九芝堂带来变革,一切尚未可知。 
2016-1-26 14:25:34
0
吴绵强

本文转载自时代周报


从偏居东北一隅的牡丹江市,到成功借壳位于湖南长沙的九芝堂,牡丹江友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友搏药业”)华丽转身,成为资本市场新贵。


不过,“友搏系”团队的进驻并没有给投资者和股民带来更大的信心。1月22日,在持续震荡下,九芝堂股价报收于22.10元/股。自上个月底“涌金系”人马全面退出董事会后,九芝堂的股价持续下跌,由彼时的32.22元/股跌至现价,股价跌幅破10元,市值蒸发超过70亿元。


命途多舛的九芝堂,在“涌金系”执掌的15年间,远远落后于国内其他“老字号”品牌。单就市值来看,截至1月22日,九芝堂(167亿元)与同仁堂和云南白药等相去甚远。


以友搏药业董事长李振国为首的“友搏系”团队,能否给拥有300年历史品牌的九芝堂带来变革,一切尚未可知。


1月22日,李振国的“辅臣”,九芝堂新任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杨承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独家专访时回应,相较于只有20年品牌的友搏药业,拥有300多年历史的九芝堂品牌价值巨大,未来公司的股票简称将继续沿用九芝堂,不会更名,公司管理层将会把这一金字招牌做大做强。


“公司正在研究、梳理九芝堂现有的品种结构,根据市场的需求和友搏药业的优势,制定出新的公司发展战略,培养战略大品种。”杨承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友搏系”成新接班人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话放在九芝堂身上,或许最合适不过,继国有控制和“涌金系”操盘后,这家拥有300多年品牌历史的“中华老字号”,自此进入“友搏系”时代。


根据九芝堂公告,公司董事会层面,目前设有9名董事,其中6名为“握有实权”的非独立董事,李振国、杨承、盛锁柱、刘国超、张志强和宋林峰。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刘国超和张志强来自九芝堂二股东(持股19.48%)黑龙江辰能哈工大高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宋林峰则来自三股东(8.99%)绵阳基金执行事务合伙人中信产业投资。


从上述人事安排或许可以看出,目前这3名来自二股东和三股东的非执行董事,只拥有投票权,似乎并不插手实际经营,尚未见他们在九芝堂经营性岗位上任职。


真正涉足经营的董事为李振国、杨承和盛锁柱3人,他们是友搏药业的实际“操盘者”,未来也将带领九芝堂踏步向前。


资本市场对于“友搏系”团队还比较陌生。现年55岁的李振国为牡丹江人,系友搏药业董事长和九芝堂新任实际控制人,兼任中国中药协会副会长、全国工商联执委、黑龙江省工商联副主席和黑龙江省医药行业协会副会长。


自20世纪80年代,李振国即开始从事疏血通注射液的研究开发,在1997年成立友搏制药厂至今,这位研究型的企业家在医药行业耕耘30余载,而他研究的疏血通注射液成为自身发家致富的关键。


在外界的眼中,李振国显得颇为低调,除公开的简历资料外,资本市场对于他的个人信息了解甚少。早在去年5月,友搏药业借壳九芝堂上市时期,时代周报记者即与李有过接触,彼时借壳工作还未结束,他并不愿多言。本月20日,时代周报记者再次联系李振国时,他依旧保持沉默。


一位与李振国共事超过5年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振国平常做事的风格是比较温和、低调和果断,最主要的是决策能力强,尤其是在转折时期,决策能力超出常人。”


诚然,李振国今日能控制九芝堂,与其团队的力量分不开。上述3名涉足经营的董事中,还有杨承和盛锁柱。


担任友搏药业总经理的杨承比李年长,现年56岁。通过履历可看出,杨承的工作经历也颇为丰富。毕业于哈工大管理学院管理工程专业,拥有博士学历的杨承曾留校任教,担任学院市场营销专业教研室主任。此外,他还曾担任新加坡亚洲电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灵泰药业董事、总经理。


盛锁柱比上述二人都要年轻,今年52岁,曾任职于央企中国黄金总公司桦南金矿局计划科长及副总工程师,进入友搏药业后,担任考核部部长助理、财务部部长助理、经营部部长,现担任友搏药业副总经理。


此次借壳上市也是友搏药业的关键转型时期。此前,这家主营疏血通注射液的企业已将上市资料递交给了证监会,可是后来却又将材料拿回。


“我们这么好的公司,后来又准备去借壳,很难下这个决心。”一不愿具名的友搏药业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时谈了不止九芝堂一家企业,在A股和H股等市场,谈了有二三十个‘壳资源’,最后能相中的只有3-5个,其他的都不靠谱,最后选中了九芝堂,这是所有壳里面最好的。”


渐进式改良


1月17日晚间,九芝堂再现人事震荡,“涌金系”人马全面退出核心管理一线,友搏药业正式把控“要害部门”。


九芝堂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徐向平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职务的辞职报告,卢捷、俞沅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的辞职报告,毛凤云申请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的辞职报告,该辞职自送达董事会时生效。


取而代之的是,友搏药业核心高管全面接掌这家百年企业。九芝堂于1月16日召开董事会,会议选举李振国为公司董事长、聘任杨承为公司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聘任盛锁柱、徐向平、杨连民、万玲为公司副总经理,聘任孙卫香为公司财务总监。


此次颇为引人关注的是,友搏药业并未全面清除原“涌金系”人马,而是保留了徐向平、俞沅、毛凤云三人,他们在辞去前述职务后仍在九芝堂任职,此外,卢捷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而徐向平之前为九芝堂总经理兼董秘,此次他并未“裸辞”,而是继续留用担任公司副总经理。


翻看徐向平的个人履历,他是一名“九芝堂通”。生于1971年的徐向平,今年刚满45岁,在国内老牌上市公司的高管中,算是年富力强的一位,他擅长信息披露制度,又懂营销管理,工作经历颇为丰富。其曾担任投资证券部负责人,九芝堂制药厂副厂长、海南九芝堂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九芝堂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2013年,在原总经理程继忠辞职后,他临危受命,被提拔为公司总经理至今。 


或许是因为经营压力较大,以及“涌金系”精于投资的低调风格,近年来,徐向平似乎并不太愿与财经媒体打交道,包括时代周报记者在内的多位记者与其联系时,他的话并不太多。1月22日,徐向平与往常一样,声称自己正在开会,公司经营一切正常,就此次留任公司副总经理,他回复短信称,“谢谢你,(新任)董事长为人很好,工作开心。”


来自九芝堂的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友搏系”)选择留用徐向平,或许是看中了他在九芝堂的影响力,“徐总对九芝堂很熟悉,他毕业后大部分的时间工作在此,在九芝堂工作了15年左右。”


在上述人士看来,徐向平比俞沅和毛凤云都要年轻,这也是他留任的一大原因。相比徐向平明确公布了具体职务不同,继续留任的俞沅和毛凤云两人,职务则并未公布。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现年57岁的俞沅,曾担任九芝堂营销总监、副总经理。毛凤云现年48岁,曾是九芝堂财务负责人。从二人的工作履历来看,他们在九芝堂颇有影响力。


“俞总身体不太好,马上要退休了,在九芝堂工作这么多年,销售压力很大,但他愿意留下来,给公司做一个过度,承诺在公司一直干到退休。”杨承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透露。


杨承表示,“友搏系”刚进驻,有些事需要进行衔接、交代和历史的(遗留)东西需要帮忙把控,“很多企业(借壳上市)一进来,大刀阔斧,友搏不是这种风格,咱们希望是渐进式的改良,尤其是对他原有的OTC业务,逐步逐步来。”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在与九芝堂接触的这一年左右时间里,“友搏系”对九芝堂的原有团队做了一些了解,他们担心九芝堂会走原来“涌金系”管理时期的老路。


2012年1月,原东阿阿胶营销总监程继忠空降九芝堂担任总经理,这是时任九芝堂董事长魏锋追逐了3年的结果,试图通过引进这位拥有23年医药营销经验的奇才,提振九芝堂核心竞争力。孰料,事与愿违,程继忠遭遇“水土不服”,一年多后宣布辞职。


“主观愿望和客观事实要协调下来。”杨承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战略大品种急待培育


自12月31日公告“涌金系”人马、原非独立董事张峥(原董事长)、赵煜、章卫红和徐向平申请辞职后,九芝堂的股价至今(1月22日),持续下跌,由12月31日的32.22元/股,跌至1月22日的22.10元/股。


不足一个月时间,九芝堂股价跌幅破10元,市值蒸发超70亿元。对于九芝堂今日的现状,市场投资者或许缺乏信心。


前身为“劳九芝堂药铺”的九芝堂创建于1650年,其主要从事中成药、生物药品的研制、生产、销售及药品的批发、零售业务,拥有补益安神、妇科、呼吸、消化等九大类别330余个品种。


目前,九芝堂已形成由驴胶补血颗粒、六味地黄丸、斯奇康、裸花紫珠片等产品为支撑的产品梯队,其中以驴胶补血颗粒为代表的补血和以六味地黄丸为代表的补肾两大品类在同行业中品牌优势明显。


相比九芝堂相对分散的品种,综观友搏药业,其“主业思维”比较浓厚,从发展至今,只“做一件事”,即独家品种疏血通注射液,这也成为其发展上的“硬伤”。这一产品的销售成为友搏药业历年营收的主要来源。数据显示,2012 年度、2013年度、2014年度及2015年1-6月,疏血通注射液的销售收入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95.26%、94.10%、96.55%及97.18%。


国家食药总局(CFDA)数据显示,疏血通注射液系友搏药业独家产品,国内只有它获得了生产批文,但营收上过于依赖该产品,对上市公司来讲并不是一件好事。


对于公司的这一“缺陷”,友搏药业不是没有去努力解决。针对产品集中度较高的风险,其展开了多款新产品的开发,名为注射用比伐卢定的药品位列其中。


友搏药业的注射用比伐卢定在2009年6月获得国家药物临床试验批件,并于2013年5月向国家药监局提交了生产注册申请并获受理,预计 2016 年末上市。始料未及的是,2015年年底的药品注册制严打风暴来袭,友搏药业不得不撤回该药的注册申请。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友搏药业以临床产品为主,而九芝堂则是OTC产品,双方从营销路径、渠道等各方面来说很难融合。


对此,杨承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如果单纯从OTC方面来看,就太小看九芝堂了,“我们认为,它这方面有价值,但在其他方面,更有价值的地方没有被挖掘”。


杨承表示,除了外界所熟知的驴胶补血颗粒和六味地黄丸外,还有很多战略品种可以超过这两个,“很多都是临床的、独家的,非常有潜力”。


诚然,在竞争优势上,九芝堂拥有700多个批文,其中只有10多个在产,而能摆上台面的产品更是屈指可数,主要依赖的两个传统品种驴胶补血颗粒和六味地黄丸,近年来几无增长。


东方证券研报指出,六味地黄丸的生产厂家众多,九芝堂生产的六味地黄丸仅占2.74%。而在补血市场,九芝堂的驴胶补血颗粒仅为6.5%。


九芝堂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此前的“涌金系”,注重于金融、投资,在(医药)实业方面,比较谨慎和保守,没有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资源,“实际上友搏药业在这块拥有经验,与九芝堂可以协同,OTC仅仅只是一方面”。


杨承向时代周报记者坦承,九芝堂是一家非常有价值的公司,只不过“涌金系”没有定位于实业,所以在“继续发展方面”,投入不够,但“涌金系”对它的管理比较到位,因此在管理基础较好,医药品种齐全下,有很多“文章”可以做。


杨承向时代周报记者独家透露,后续管理层将选择九芝堂比较突出、具有发展战略的品种进行培育,“公司正在研究、梳理九芝堂现有的品种结构,根据市场的需求和友搏药业的优势,制定出新的公司发展战略,培养战略大品种。”

对话九芝堂新任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杨承


时代周报:友搏药业做处方药起家,九芝堂重点在OTC(非处方药)市场,两者在渠道上存在一定差异,双方融合之后,会不会打破现有的经营模式和政策?


杨承:九芝堂原有的经销商与公司签订的协议,只要符合公司规范,仍然有效,我们对原有的销售模式持基本稳定的态度,如果说你到那儿,立刻就把原有政策都变了,相应来讲,不合适。


目前,我们(九芝堂)整体大的原则是:第一,保持原有的稳定,包括协议、渠道和模式。需要在稳定的前提下,再求发展,否则可能事与愿违。


第二,我们的操作步骤是,进驻一家公司,合并之后会形成一个新的公司发展战略,公司选择哪种方向发展、什么战略品种发展、什么方式去发展,得形成公司统一的发展战略。


在这种战略指导下,我们才去(制定)方向和步骤,包括渠道的整合,模式的转换和政策的调整。目前公司的战略政策,正在积极地制定过程中,形成初步意见后,再充分的讨论、研究,逐步地落实。


我们看到,好多声音说,公司重点在OTC市场,如果这么看,那就小看九芝堂了。我们认为,九芝堂在这方面(OTC市场)有价值,但在其他方面,还有更多有价值的地方,没有被挖掘出来。


比如,九芝堂是老字号的中药品牌,是中华非物质文化遗产,它的传统中药饮片及临床的独家中药品种及经典中药品种,借助它的老品牌以及传统工艺或借助友搏药业在医院的渠道优势,都具有非常好的发展潜力。


时代周报:未来发展九芝堂是否会借鉴友搏药业的模式?


杨承:友搏药业发展了这么多年的经验,就是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品种,把成本降到最低,效率提到最高,对全国的市场形成一个迅速的占领和覆盖,将来九芝堂这块,我们要选择一些突出的、有发展战略的品种来进行培育,我认为这是非常有前景和潜力的。


友搏药业的风格,是多做少说,最后拿市场数据说话,不用自己去说,因为这个行业、圈子也不大,最后做成什么样,大家都清楚,一步一步来,这个也是董事长李振国的风格,如果不经过资本市场,很多人都不知道他。


友搏药业的产品布局了全国几千家医院,具体流向在7000家左右,疏血通注射液铺设在医院的药房,应用在神经内科,心血管和内分泌等科室。这7000家医院,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医院都有覆盖,未来九芝堂的药品也将铺设到医院当中去,选择可以成为战略大品种的药品,通过进一步研发及二次开发,提升它的临床价值,再通过学术推广,进入到医院层面。


时代周报:未来九芝堂会不会进行兼并和扩张?


杨承:正在做准备。友搏药业的现金流充沛,账面现金充裕,几乎没有应收账款,没有银行贷款,我们在并购上资金应该都不是问题。


在收购兼并上,董事长(李振国)有一个要求,即精准收购,收购那些疗效确切、安全性高,在整个产品领域当中,有创新和独占性品种的公司。我们也正在积极努力地去做,我们优选心脑血管、肿瘤等跟公司有相关性,市场空间容量大的资产标的。


时代周报:未来九芝堂是否会更名成“友搏药业”?


杨承:不会。


时代周报:是暂时不会,还是以后不会?


杨承:九芝堂是一个非常好的品牌,366年的老品牌,为什么要更名呢?友搏药业才20多年,而且又是做处方药的。


相对来讲,处方药看的是学术力量,即产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客户基本不看广告,也不适合做广告,九芝堂是一个非常好的品牌,公司不会轻易地就把这个名给改了。


九芝堂是一个很好的品牌,几百年传承下来的中华老字号,非物质文化遗产,现在在我们手里,要把这个品牌继续做好,逐步把它做大做强。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