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向公司学什么
当媒体遭遇内容支撑广告模式消亡,人取代内容成为互联网时代基本单元的双重打击时,我们必须向非媒体公司学习。 
2015-6-18 13:29:10
0


当媒体遭遇内容支撑广告模式消亡,人取代内容成为互联网时代基本单元的双重打击时,我们必须向非媒体公司学习。

媒体向公司学什么

《默克诊疗手册》一直是发行量最大的临床医学工作指南,有“医师圣经”之美誉。由于其权威性,被卫生部作为社区医生培训资料。其最大的特点是公益性:在互联网上也可以免费检索,查询全文,了解国际医学界主流观点和可靠治疗方法。当然,这部大块头图书的制作者不是别人,正是书名的前缀—跨国制药巨头默克。

迪尔公司是全球最著名的农机公司,1895年创办发行《耕耘》,从不发布促销信息,仅涉及农民关注的话题,传授农民新技术,指导他们如何成为更成功的农民企业家。120年过去,《耕耘》已是全球发行量最大的农业杂志,每月发至150多万名农民手中。

20世纪30年代,宝洁公司进军广播连续剧。这个推出了多姿香皂和奥克多洗衣粉等诸多品牌、极其成功、创意十足和特征鲜明的公司,开创了肥皂剧的先河。

其实乐高公司也是一家媒体公司,只是正好在出售彩色积木。

其实红牛根本就是一个媒体帝国,只是碰巧在卖软饮料。其红牛公告每月一期,采用印刷和数字两种形式以4种语言面向11个国家发行,订阅者数量达480万。

其实逾100万人申请付费订阅卡夫食品公司的印刷杂志《卡夫饮食家庭》。

上述案例旨在让我们完全明白:传媒业远未消亡,消亡的只是广告支持内容的商业模式。

媒体公司创建内容就是为了通过出售付费内容或广告赞助直接盈利。非媒体公司创建内容不是靠内容直接盈利,而只是吸引和留住顾客。满足顾客的信息需求,目的是让顾客对公司产品产生兴趣。媒体公司和非媒体公司内容创造的商业模式一模一样,除了盈利方式。

显然,非媒体公司更占优势。一个更加让人不可思议又不得不面对的事实是:媒体公司在内容营销方面与非媒体公司相比较,简直软弱得像个孩子,只会生产,无力传播。

媒体在历史长河中依仗自己独有的昂贵的印刷、摄像机、转播台、有限电视等垄断渠道,一直扮演着这样的角色:一早醒来,媒体就决定着我们看什么,想什么,信什么。而现在,移动互联时代,人取代内容成为这个无处不链接的网络世界的基本单元。我们80%资讯的获取不是去关注微信公众号,而是像机器一样自动刷朋友圈。也就是说,我们的资讯获取基本被我们的朋友圈绑架。大部分传统媒体微信公众号阅读量少得可怜,相当部分来自非媒体公司或个人的所谓自媒体文章,就创造了惊人的阅读量。

社交时代,去中心化直接杀死了传统媒体的精英集团制造模式。媒体公司和非媒体公司共同面临如何获得全新读者(用户)这一全新挑战。社交媒体不再是传递信息,而是在建立社会关系。如果你不能跟社会产生关系,就没人在意你说了什么,你就永远也不可能发出一条像样的微信。

公司无法要求用户跟着自己的思路,因为他们不会关注你怎么想,他们有自己的思考方式。公司唯有坚持自己思考方式的同时主动关注用户的想法,尽力找出两者的相通之处,并逐步扩大双方的交集。交集扩大的过程,正是获得用户欣赏与认同的过程。公司如此,媒体亦然。

你的读者(用户)关注的不是你、你的产品或者你的服务,而是他们自身。未来的媒体不再是现有的媒体,而会是像公司一样的品牌。不管你喜欢与否,趋势已经照此展开。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