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建华:复盘“7·22”临床核查
目前在核查监管方面主要还缺乏统一权威的体制机制、科学有效制度和专业专职的核查队伍。 
2016-12-22 14:57:11
0
E药脸谱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杂志2016年11月刊



自“7·22”临床试验数据自查核查工作开展至今,一方面,大面积的临床试验数据完整性和规范性问题被公诸于世。另一方面,核查工作从最早大家认为的运动式核查已经逐步常态化。

10月30日下午,在第八届中国医药企业家年会期间,CFDA食品药品审核查验中心主任丁建华回顾了核查中心一年多来的做的具体工作,包括核查怎么做,发现的问题,并对国内临床数据核查进行了全面反思:为什么这次会查出这些问题,问题的根源是什么,如何防止问题再次发生提高我国临床试验的国家能力?

意识转变是关键

在药物临床试验链条上,责任方包括药企、主要研究者(PI)、临床机构负责人,合同研究组织和监管机构等。尽管各方都有责任,但是丁建华强调了人的意识和行为习惯。这可能是目前中国药物临床试验面临的最大挑战。

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很多人提到人的意识和行为习惯对临床试验有效性的关键影响。因为在临床试验操作过程中,很难避免临床试验动作实施者随机发挥,这些实施者包括临床医生、临床监察员(CRA)、临床协调员(CRC),甚至医院随机帮忙的护士等。

这要求临床试验的动作实施者不仅要有尊重科学、尊重事实的意识,还要树立正确的行为规范习惯。在执行标准的过程中不断用正确的行为规范来发现错误,纠正错误,并预防错误的再发生,才会逐渐形成习惯,实现真正高标准的GCP。

但是,目前国内一些研究者还缺乏真正的专业培训和科学精神。“不就是挑了个好的数据吗?做科研发论文都这样。”某医院研究者说。“不就是名字忘签了吗?补签一下有啥不可!”某医院院长说。

丁建华就核查经历中遇到的情况如是举例。他指出:“比较显著的问题是临床试验过程记录及临床检查化验,养成很不好的习惯。很多动作没有记录。”

实际上,临床试验并非看病、治疗、也不是会当医生就能做临床试验,而是另一门独立科学研究,是医学理论的重要基础。“国内的部分研究者亟需坚持科学精神和科学意识,更需要专门培训和大量临床研究实践。”丁建华强调。

申办方企业无疑是最主要责任方,以往国内几千家药厂最擅长的事情是把药品生产出来并卖出去,却对研发缺乏认知和重视。在丁建华看来,很多企业不是故意不重视,而是天然的意识认为“我是生产厂,研发跟我没关系”。

这在国内研发投入上也体现的淋漓尽致。丁建华报告的数据显示:国内平均不足3%,而国际大公司15%以上销售额投入研发,一个产品需15亿美元。如在1622个品种的多中心临床试验填报的资料中,进口药和国产药在临床试验费用上差别很大,其中一项进口药临床费用合同金额大于500万的占59%,而国产药合同金额大于500万的只有6%。

有些临床试验费用低到什么程度?“甚至有3万、5万等小于10万块钱的都有。”丁建华表示。没有投入,就很难保障临床试验的质量。此外,临床试验不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药企需要树立尊重科学的理念。

监管挑战

目前讨论最热烈的,无疑是药物临床试验机构(GCP)的认证制问题。“7?22”来,诸多临床试验不规范甚至不真实的问题被查出,但在责任认定上却争议颇多。药企人士的委屈在于:这些GCP机构都经监管机构认证过,如今出了问题却要企业负责。

实际上,在GCP认证制度下,监管机构只做事前的软硬件检查,给予资格证之后便疏于管理,造成过去的大量问题没有被查出来。丁建华指出,认证制度本身有其好处,但在这个时代需要重新思考。临床试验机构由“认证制”改为“备案制”还在推进当中。在备案制度下,申办者选医院是自己的权利,出了问题就要负责,这才是一个责任明确,由市场决定的科学路径。

另一方面,目前核查力量配备严重不足。不仅CFDA核查中心目前人数极其有限,除了查药物的临床还要查医疗器械的临床试验。而且,核查员需要医药学相关专业知识、专业核查能力等,专业专职的核查队伍建设迫在眉睫。

丁建华提出,未来核查中心要建立专职化专业化的队伍,进一步建立一些区域中心,将整个临床试验检查工作坚持下去,以国际规则提高监管能力,促进企业研发能力的提高。

与此同时,按照现有规定,对于临床数据的造假行为处罚太轻,一般是警告、撤销批准、或1万~3万元的罚款,但责任又很难追究到人,无法追究刑事责任。丁建华建议,针对该问题,还需建立“食药警察”,并抓紧修订相关法律,将数据造假入刑。

此外,还包括全国的医药监管体制问题。例如在会上有知名CRO机构人士提出:医院的HIS系统,不会开放给临床监察员等人员,导致一些数据无法报告,而药监局核查的时候这些数据恰好是很严重的问题。这是由过去医院的强势地位所决定的。

对此,丁建华指出,临床试验不是某个企业的能力,是国家能力,国内临床试验要上升到提高国家临床试验能力的角度,需要很多部门参与进来。如今从发改委、科技部、卫计委都在考虑如何打造中国临床试验的国家能力。


且行且调整

尽管有诸多挑战,监管部门也正在调整思路,核查工作也发生了比较显著的变化。如在核查流程上,核查中心曾遭遇这样的尴尬情况。“前几批核查的时候,检查员刚刚出发要去那个地方查,机票、酒店也已经订了,所有的检查计划都做好了,但企业却急急忙忙要撤回了。”如今的规定是,现场核查工作提前十个工作日公告,给申办者和相关部门足够的时间来决定是否撤回。

同时核查的科学性和技术细节方面也在逐步地完善。在会上,有行业人士提出问题:临床试验是一个系统工程,牵扯到方方面面,数据不可能完美,因此临床核查的基本理念是否应该是,在不影响安全性和疗效判断的情况下,即使临床数据有偏差不够完美也可以通过。

对此,丁建华坦言,核查工作需要一个科学的审评和检查体制,但核查中心目前缺乏多年专职的培训的检查员,经验和能力都不足。在核查工作中,检查员可能并不了解一些产品的具体情况,也可能会出现一种情况,即检查员觉得有重大问题,但临床专家认为只是规范性问题,可以剔除掉重新统计。

据悉,目前核查中心的流程已经是基于风险的核查。在检查中发现的缺陷,会召集申办者、研究者、CRO一起面对面告知问题,并形成文字的缺陷表。之后召开专家评审会议,由审评委员会的专家去评价,并形成最终结论。如果企业有异议,也可进一步提出申诉,核查中心可再次召开专家会。

“这种形式的专家会很有必要,因为做出一个存在真实性问题的结论就意味着这个产品就被毙掉了,因此判断真实性问题的时候要非常慎重。”基于此,核查中心也正在转变观念,期望与企业有更多的沟通,共同解决问题。“我们也可能会犯错误,检查员对品种整个的理解和了解可能不够,但是申办者的了解是全面的,通过沟通可及时纠正检查员在现场检查中存在的问题。”丁建华说。

(本文根据丁建华在第八届中国医药企业家年会上的发言整理编辑)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