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集体作恶的悲剧:魏则西之死
21岁的青年魏则西之死,是又一出集体作恶的悲剧。监管方缺位,一直未被阳光照耀到的部队医院科室承包制,以“莆田系”为代表的游医体系,百度屡受诟病而不止的医疗竞价排名,游走在边缘的以“新科技”为名实则谋财的各种疗法,长期存在于医疗体系内的种种弊端突然被放在聚光灯下,放大,接受社会、公众的多方质疑。 
2016-5-4 15:11:26
0
E药脸谱

4月28日起,一篇《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文章,让21岁年轻人魏则西的死亡成为最热的社会事件,文章大意是:身患滑膜肉瘤的21岁大学生魏则西通过百度搜索到莆田系参与承包的医院,后在该院用所谓的“生物免疫疗法”治疗,说是能留住魏则西生命20年,却在其家人花尽了20多万元费用治疗几个月后,遗憾离世。



这一事件先是被大量的转发和关注,再到各家媒体对此事件进行深度的调查与报道,起底各个责任链的相关方。他的遭遇之所以被获得社会的广泛关注,一方面是说明“虚假医疗广告”这个问题太具普遍性,激发了人们的强烈共情,就像又一根雷管,再次引燃了国内公众对虚假医疗网络广告问题积压多年的愤恨火药桶;另一方面则是在各方深究之下发现,这个事件中几乎每一个责任链的相关方都难辞其咎,一出集体作恶的悲剧折射的是一个体系的种种痼疾。

我们尝试追问这个责任链上的五个相关方:首问监管方,“魏则西之死”到底应该归你们谁管?其次问部队医院,科室承包制的种种乱象究竟何时能休?再次问“莆田系”,背负谋财害命的“恶名”,你们想洗泥上岸吗?你们何时能漂白吗?四问搜索引擎百度,医疗竞价排名屡受诟病却总是不愿被废止,何时停止作恶?五问生物免疫疗法,真正革命性的生命新科技,可以逃脱因被无良商人冒名顶用而被误伤的命运吗?

问监管方:“魏则西之死”究竟归你们谁管?



5月2日,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5月3日,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联合对涉事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

5月3日,卫计委官网挂出《关于印发集中整治“号贩子”和“网络医托”专项行动方案的通知》,文件的发出单位为卫计委、网信办、公安部、工商总局、总后卫生局等8个部委,而通知时间则巧妙设计为“2016年4月21日”。

其中最受关注的是第八条:“军队卫生部门。按照‘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负责加强军队(武警)医院和人员监管,查处违法违规行为;配合加强制度建设和改革,优化看病就医流程。”

在此之前,争议的焦点还有百度针对医疗广告的竞价排名算不算广告?百度,是信息服务提供商,还是属于广告经营者?

根据《广告法》第四十六条明确规定:发布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农药、兽药和保健食品广告,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进行审查的其他广告,应当在发布前由有关部门(广告审查机关)对广告内容进行审查;未经审查,不得发布。

而国家工商总局迄今未给出一个明确的回复。

这个场景非常眼熟,九龙治水,各自为政,不作为。


二问部队医院:科室承包制乱象能清除吗?




科室承包一直公立医院监管部门监督管理的重点。

早在16年前,当时的卫生部已经出台了《关于城镇医疗机构分类管理的实施意见》,规定:“政府举办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不得投资与其他组织合资合作设立非独立法人资格的营利性的’科室’、’病区’、’项目’。”之后,公立医院“科室承包”的现象有所收敛。

部队医院也是科室承包的“重灾区”。据相关人士透露:99%以上的非三甲的军队医院,武警医院的妇科病,男科,皮肤病,不孕不育,痔疮,等科室都已经是莆田系医院承包出去的了。少部分北上广深的三甲军队、武警医院的个别科室也已经承包出去了。

对于科室承包为部队医院造成的不良影响,其管理方已经意识到。中央军委曾多次进行过集中整治,2011年,原解放军总后勤部分别制定《军队医院管理若干规定》《军队医疗机构业务帮带管理规定》和原总后卫生部制定《关于规范军队医院为伤病员服务诊疗流程和行为的通知》。这些制度性文件明确规定:对擅自扩展床位规模、对外出租承包科室、发布医疗广告等10种违规行为,将视情节轻重依规给予通报批评、处分直至追究刑事责任等处罚。

但其整治效果依旧具有阶段性和局限性,而“魏则西之死”则又将部队医院科室外包乃至监管灰色地带,推向了审判台。

现在对部队医院的科室外包乱象,监管方寄希望随着中央军委印发的《关于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通知》的落地实施,有所好转。就像南京军区总医院原院长易学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次军改一定会对那些盲目扩张、科室承包、违规运行、与民争利、滋生腐败等对军队医院产生负面影响的因素予以彻底清除。

可是利益空间那么大,彻底清除,能做到吗?


三问莆田系:能洗白吗?

针对医疗体系中莆田系力量的口诛笔伐已经到达了一个沸点,也让莆田系近年来不断打出的“高端”、“国际”、“品牌”成为公众眼中明晃晃的遮羞布。近日,关于“莆田系”医院及承包科室目录、“你居住的城市有多少莆田系医院”的文章遍布了朋友圈,其潜台词被人铭记:很黑!绕行!


外界曾经认为,国家态度明确的支持民间力量发展医疗事业对于莆田系来说是其一改往日形象的机会,但显然,某些深入骨髓的东西好像永远无法改变。医疗服务,人之生死,在莆田系眼中都是商业世界提现的机会与工具。医疗机构软硬件的低端高端之别的目的也是服务于此。


那个“你居住的城市有多少莆田系医院”的文章中把改头换面,拥有美好名字的嫡系莆田医院标注了出来,但是已经占到民营医院80%的莆田系又何止那些?莆田系到底承包了多少家公立医院的多少个科室,无人知晓。已经成为代名词的莆田系庞大而复杂,虽然往外部看,它似乎是一个整体,但其中各种面目又交织错杂。


魏则西死了,他的形象最后可能会像其他受害于莆田系的患者一样,消匿于莆田系力量之中。但底色中融进无数“魏则西”的莆田系洗得白吗?


四问百度:医疗竞价排名何时休?




 

魏则西之死引爆的舆论炸弹最集中被投放的地方就是百度。但只要百度不停止现行医疗类搜索中的竞价排名,它就永远不会获得公众的信任,因为竞价排名的商业逻辑在医疗服务当中存在明显的先天缺陷,但百度对于这种缺陷并没有采取有效措施,而是让其随着商业利益的膨胀而不断被放大。目前对百度营收贡献最大的5个服务和消费行业中就包括医疗,其中据公开资料显示,医疗健康广告占比达到35%。


让公众对百度呈现出爆炸性愤怒的原因就在于,几乎垄断了搜索引擎市场的百度通过自身的行为向外界赤裸裸地展示出当面对商业利益和商业伦理时,百度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利益。因为就在2016年1月,“百度出卖血友病吧给莆田系民营医院,后者则在贴吧里宣传虚假信息”的消息已经让公众怒火中烧。


但实际上,竞价排名并非百度独有,国内外搜索公司多以此为主要收入来源。世界搜索引擎巨头谷歌在“百度卖血友病吧”被曝出之时就一直被视为比较对象。在谷歌美国投放药品广告需要获得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管局以及美国药房理事会的认证医疗广告,而且此类广告有更为明显广告标识。更为重要的是,谷歌的付费广告并不影响排名,相关百科与官方机构会始终排在前列。


而谷歌也曾经遭遇虚假医疗广告的钓鱼执法,真正让其“不作恶”的口号落地的是美国高达5亿美元的官方罚单。镜鉴之。

五问生物免疫疗法:被误伤的新科技?

生物免疫疗法从未受到这样热度的关注,对其临床有效性的质疑也随之而来。必须明确的是,魏则西所接受的DC-CIK生物免疫疗法是被国外临床淘汰下来的技术。

而另一个案例呈现出来的则是完全不同的面貌。美国前总统卡特在接受肿瘤免疫治疗药物Pembrolizumab的治疗后,在2015年底宣称他头部的肿瘤已经消失:“我最新的头部核磁共振图像没有显示任何此前的肿瘤斑点或是任何新斑点的迹象。我将继续使用Pembrolizumab接受三周的常规免疫疗法治疗。”这也是魏则西在接受DC-CIK生物免疫疗法无效后,托朋友从香港带回的药物。

肿瘤的免疫治疗方式,被业界认为是一种彻底改变肿瘤治疗突破性技术,且各大药企都在投入巨资研发此类药物。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的会议中也指出,免疫治疗有望5年内取代化疗,成为癌症患者的新选择。可以说全球前十大的制药企业都在针对不同的靶点,进入该领域。

魏则西所接受的DC-CIK生物免疫疗法与Pembrolizumab所代表的肿瘤免疫疗法完全不同。

此前媒体报道,清华大学医学中心免疫学研究所张明徽也曾评论:“在美国,传统的自体CIK技术已经不再做临床实验,再在国内开展类似的研究和临床价值不大。”

然而,DC-CIK却在中国免疫细胞治疗领域却非常火热。虽然肿瘤细胞免疫治疗技术并未获得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临床应用的“准生证”,仅被限定在临床研究范畴。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副理事长、南方医科大学肿瘤中心主任罗荣城说魏则西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遇到错误的人,接受了缺少循证医学证据的疗法。

魏则西曾经在知乎上透露:病情迅速恶化,几个月就转移到了肺,医生当时说我恐怕撑不了一两个月了,如果不是因为后来买到了靶向药,恐怕就没有后来了。

有人利用患者以及家属的心理弱点,抛出根本不可能的救命稻草来榨取他们的钱财,这是这个社会的病,也是人性最大的恶。我们所厌憎的应该是欺骗,而不是疗法。


“魏则西事件”回顾

2016年


5.3

卫计委发布《国家卫生计生委会同有关部门对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表示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此事件进行调查。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联合对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


5.3

百度内网发布题为《砥砺风雨坚守使命》的文章,第三次回应“魏则西事件”。百度称这三天里,在积极申请、配合国家的监督管理。对于魏则西事件中的北京武警二院,百度称这家资质齐全的公立三甲医院此前也曾被电视台多次正面报道。但如媒体调查爆出,这一科室被发现已承包给了“莆田系”。在文中,百度称自己不断把审核流程升级的更严格,质疑为什么这些医院就能证照齐全?疗法就能国家合法审批?截止5月2日,百度在美股价收跌7.92%。


5.2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言人指出,近日“魏则西事件”受到网民广泛关注。根据网民举报,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联合调查组由国家网信办网络综合协调管理和执法督查局局长范力任组长,国家工商总局广告监管司、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及北京市网信办、工商局、卫生计生委等相关部门共同参加。联合调查组将适时公布调查和处理结果。


5.2

涉及“魏则西事件”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生物诊疗中心停止挂号。


5.1

魏则西父母发表声明,否认百度曾与他们取得联系,并表示“作为魏则西的父母,我们非常气愤!”“我们的儿子,和我们,都没想针对任何机构和个人。”


5.1

百度第二次回应“魏则西事件”:针对网友对魏则西所选择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的治疗效果及其内部管理问题的质疑,正积极向发证单位及武警总部主管该院的相关部门递交审查申请函,希望相关部门能高度重视,立即展开调查,如果调查结果证实武警二院有不当行为,我们全力支持则西家属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4.28

百度首次回应“魏则西事件”:“网友魏则西同学与滑膜肉瘤持续抗争两年后不幸离世,引发很多朋友的关注和哀悼。得知此事后,我们立即与则西爸爸取得联系,致以慰问和哀悼,愿则西安息!对于则西生前通过电视媒体报道和百度搜索选择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我们第一时间进行了搜索结果审查,该医院是一家公立三甲医院,资质齐全。网络信息健康有效,是每个互联网参与者的责任。我们愿继续努力,接受监督,不给虚假信息和违法行为留下任何可趁之机!”


4.12

魏则西去世。


2.26

知乎上有人提问:“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魏则西将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DC-CIK——这根“救命稻草”的故事作为回答。魏则西表示,医院是在百度上搜的,排名领先,疗法“说得特别好”。他在文中还提到,当时武警北京二院的医生曾经对他说该院与国外大学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看着我的报告单,给我爸妈说保我20年没问题”。结果却被网友告知这种疗法是被国外临床淘汰的技术。

2015年


8月

魏则西在知乎上发帖提问:“二十一岁癌症晚期,自杀是否是更好的选择?”那时候,他做完4次在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DC-CIK,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这个疗法曾被他和父母视为救命稻草。

2014年


8月

魏则西检查出滑膜肉瘤。一种恶性软组织肿瘤,五年生存率是20%-50%。当时他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读大二。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