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跨国药企:BMS、赛诺菲、礼来、辉瑞、诺和诺德、西安杨森对4+7带量采购有话说!
几乎所有医药产业的会都在说4+7带量采购,它正在持续影响着产业以及制药企业各个业务部门的业务内涵。除了业界目前最关注的第二批带量采购品种清单何时公布?若在列降价多少为宜?等关键问题外,在最近举办的两个产业颇具规模的会议上,来自BMS、赛诺菲、礼来、辉瑞、诺和诺德、西安杨森等跨国药企的不同职位类别的高管,分别对4+7带量采购的影响,发表了看法。  
2019-4-10 20:56:10
0
E药脸谱

几乎所有医药产业的会都在说4+7带量采购,它正在持续影响着产业以及制药企业各个业务部门的业务内涵。除了业界目前最关注的第二批带量采购品种清单何时公布?若在列降价多少为宜?等关键问题外,在最近举办的两个产业颇具规模的会议上,来自BMS、赛诺菲、礼来、辉瑞、诺和诺德、西安杨森等跨国药企的不同职位类别的高管,分别对4+7带量采购的影响,发表了看法。

高品质、平价格、创新销售模式

在世界大健康博览会期间,由武汉黄陂区政府与纳斯达克上的中国互联网医疗公司111集团联合主办的“互联网+医药发展高峰论坛”上,来自BMS、赛诺菲、礼来的市场与销售方面的高管认为4+7带量采购将持续影响着企业接下来的发展,尤其是成熟产品销售模式的构建。

政策层面来看,4+7带量采购并不是让原研药退出市场,而是希望通过带量采购的方式形成医保支付标准。赛诺菲中国商务和新兴业务部总经理夏春认为,原研药可以通过提供解决方案的方式,服务于患者,“没有任何地方政府说不允许用高品质的非中标产品,因为患者的需求是多样化的,所以核心在于企业在提供高品质药品的同时,是否还能提供有效的解决方案,通过医院和医生服务于患者。”

从企业层面来看,在华跨国药企一方面要加快新药引入中国的力度,一方面要为成熟产品寻找更适宜的销售模式,比如利用领先的商业模式实现更好的覆盖,可能需要降很多的价钱,但这时候量非常大。还有一些公司就会考虑,老的产品怎么样跟其他公司合作。因为“在很多消费者心理或者病人心理,可以看到原研药,哪怕过了专利期的原研药和国产药的区别,也愿意为之付出更高的价钱。”礼来中国首席市场官徐莉坚认为。

那么领先的商业模式有哪些?与互联网融合无疑是一条较为自然的选择,接下来随着“互联网+”越来越实质性与医药产业产生反应和融合,那么患者首诊和续方行为将会发生很大的改变。百时美施贵宝免疫肿瘤肺癌销售副总裁郭安峰认为,药品销售与互联网的融合,会面临很多风险管控,也不是一蹴而就,甚至还会走些弯路,但方向不会变。

这与111集团对接下来市场走向的预判一致。正是看到因带量采购而带来的市场机会,111集团将自己定位为医药新零售“第四终端”, 111集团联合创始人兼执行董事长于刚将此称为“用我们的科技,数据,智能供应链,为整个生态圈赋能。”据悉,目前已经有93加国内外医药企业与111集团达成直供合作。

当然,也必须承认,医院作为第一终端还是主要的药品消费市场,制药企业在医保支付最后一公里没有打通之前是不会放弃第一终端,转而去做第二终端、第三终端,医保支付主要还是在医院。“加强跟第一终端的合作,短期内不会改变,同时为第二、第三终端转型做准备。我觉得转得太快,先进一步叫先进,先进三步就是先烈,可能还没有转型成功就变成先烈了。”广州白云山医药销售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裴泽建表示。

为成熟产品找更多临床证据,做个会讲故事的科学家

4月10日,在中华医学事务年会上,来自辉瑞、诺和诺德、西安杨森等跨国药企医学事务的管理者们,也在热议“4+7”对企业医学事务的影响。

辉瑞普强首席医学官谷成明认为,4+7带量采购带给跨国药企的最大影响是,从战略层面加快在华创新药的上市。在药审改革的背景下,这一工作目前并不困难。据RDPAC科学与药政事务高级总监王芸透露,2011年到2018年,全球共有290个新药获批上市,但此阶段,中国只上市了60个。这说明跨国药企在华上市创新药的数量潜在空间充足。

那么对于成熟产品,医学事务能够做哪些工作呢?诺和诺德高级医学总监童玉总结了三方面:首先是用科学证据区分原研药与仿制药或生物类似药;其次是采用真实世界的研究数据,影响临床指南;第三是为新产品的上市做学术铺垫。

西安杨森医学副总裁李滨也认为,针对成熟产品,医学事务仍有很多的工作可以开展,例如在成熟产品以经济有效的方式覆盖更多患者的过程中,以真实世界的临床数据为此过程的开展提供更多学术证据支持,这其中的核心是真正以患者为中心,价格与价值匹配。在李滨看来,“价格过高或者价格过低,都会影响成熟产品的市场准入。”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