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访谈】诺和诺德大中国区总裁周霞萍:撸起袖子一起干
履新半年,全世界最大的糖尿病专科药企,周霞萍在诺和诺德大中国区总裁的任上拿了一手好牌,也不得不面对一个复杂的局面:好消息是全球新药进入中国的审评速度正在大大加快,但专业垂直的诺和诺德是否能应对带量采购、一致性评价等等一系列的挑战,或者拥有横向整合的创新平台能力?周霞萍给出的回答十分简单:身先士卒。 
2018-11-23 12:21:13
0
E药脸谱




“对跨国医药企业而言,中国已经成为最具吸引力的区域市场之一。”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二大医药市场,中国作为消费大国的地位正在越来越突显。不过在2018年,变数是跨国药企在华的营商环境正在悄然发生着重大变化。

2018年11月,上海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是中国主动向世界开放市场的重大信号:中国将顺应国内消费升级趋势,扩大进口空间,进一步降低关税,医疗等领域将放宽外资股比限制……

坚定不移地推行对外开放和全球化战略,加快新药审评速度等等,这一系列措施的推进使中国市场的营商环境不断改善。

“作为原研企业,研发的速度是不是足够快?创新的力度是不是足够强?准入的工作是不是做得足够好?这个就是我们跨国企业面临的挑战。”诺和诺德大中国区总裁周霞萍在接受E药经理人专访时直言挑战所在。换而言之,机会来了,跨国药企准备好了吗?

根据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诺和诺德全球营收1120亿丹麦克朗,其中大中国区市场贡献了107亿克朗,约合113亿元人民币。此外,2017年诺和诺德在中国市场的增长率为6%,中国已成为诺和诺德全球第二大市场。

迈向全球新药同步研发


面对中国新医药政策和市场环境,跨国药企的药品引进策略已经发生变化,创新药品进入中国速度将继续加快,同时,随着本土研发能力提升,中国逐渐进入全球新药同步研发体系。

“我们会继续加快把创新药物带到中国,计划今后的7-8年时间里,我们将10个创新药物带到中国。”周霞萍表示。诺和诺德2018年9月将中国纳入了诺和诺德的全球研发体系,而通过与政府的合作以及自身努力,将实现中国与全球同步开展临床研究,同步申请新药上市,最终同步获批。

在进博会,诺和诺德的展区全面展示了其在糖尿病及相关领域的创新研发成果,包括已在中国上市的9个产品,如2018年在中国获批上市的新一代超长效基础胰岛素——德谷胰岛素诺和达和生长激素诺泽,以及2017年进入全国医保目录的人胰高血糖素样肽-1(GLP-1)类似物诺和力(利拉鲁肽)。

其中,诺和达就是此番药审提升新药审评制度下的受益者。在原CFDA药品审批过程中,诺和达新一代超长效基础胰岛素类似物,被纳入新药上市申请优先审评程序,药审流程速度明显加快。

此外,诺和诺德还展出了未来计划在中国上市的创新药相关信息:每周注射一次的GLP-1药物Semaglutide(中文翻译为索马鲁肽);德谷胰岛素和门冬胰岛素混合制剂IdegAsp;德谷胰岛素和利拉鲁肽单针合剂IdegLira。

E药经理人:新药的加快审评,对跨国药企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利好消息;政策的另一面,超级医保局、一致性评价、带量采购等等。此外,跨国药企也在普遍进行自身的组织架构调整。从您的角度,到底这样的年份是冷还是热?一片利好还是有一定的挑战?

周霞萍:要说中国制药行业发展的“脉搏”,我觉得它一直是机会和挑战并存向前发展的状态。机会远远超过挑战。

分析一下出台的政策和战略,大方向还是非常好的:鼓励创新,专注质量(像一致性评价就是非常注重质量的体现),提高效率,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的,就是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加强。我们为这样的大方向而受到鼓舞。迈向先进的道路上总会有起起伏伏。

从本土的原研企业角度,现在本土创新的原研企业像雨后春笋般涌现,正是因为国家鼓励创新,不单单是跨国创新还鼓励本土创新,大家一起创新,所以我觉得整个大方向是对的。

 

E药经理人:本土药企不会对跨国药企形成竞争态势吗?

周霞萍:这就提到了挑战。其实挑战主要有这样几点:第一,作为原研企业,研发的速度是不是足够快?创新的力度是不是足够强?准入的工作是不是做得足够好?这个就是我们跨国原研企业面临的挑战,要把它做得更好。

所以,实际上最终还是到人的身上去的。拿我个人来讲,我的职业生涯一定是会跟帮助患者的行业来打交道,我是内科医生出身的,行医6年,然后在制药行业从业24年。

没有梦想,没有情怀的企业就像是一个没有目标的企业。还要赋能我们的员工,尽量地减少官僚的体制,从总经理到每一级领导都应该要身先士卒,要关注到员工能力的培养,为员工搭建很好的展现能力的平台。

 


加法和减法

 
诺和诺德全球已经有95年的历史,而进入中国已经有24年,也是最早完成全产业链布局的跨国药企之一,它为全球提供50%的胰岛素产品。

1994年,以设立北京办事处为标志,诺和诺德正式进入中国市场。1995年,在天津建立了全球高水平工厂,今天已经成为诺和诺德全球五大生产基地之一,不仅满足中国市场需求,还向欧盟等全球市场供应胰岛素耐用注射器械和胰岛素成品;1997年,诺和诺德在北京建立研发中心,成为第一家在中国建立研发中心的跨国生物制药企业。短短4年时间内,诺和诺德完成了包括研发、生产和销售在内的全产业链布局。

2008年和2010年,分别增加对天津生产厂和中国研发中心的投资,强化在华布局。

在全球未来战略中,诺和诺德将年销售收入的13%投入研发领域,继续糖尿病领域的创新,同时扩大到相关领域。近期,还出台了全面升级的研发创新战略:加大对转化生物学科及技术革新的研发投入,提升自动化及数字化能力,运用机器学习及人工智能等方式提高研发效率;通过外部合作寻求更多的创新治疗方案。

E药经理人:您提到“积极筹备在中国研发中心设立开放创新平台,携手最具活力的中国本土创新力量,搭建医药创新研发合作新生态,实现自身创新模式与中国承诺的升级”,具体的内容是什么?

周霞萍:还处在计划和筹备当中,可以简单分享下我们的想法。诺和诺德中国研发中心成立于1997年,是跨国制药公司在中国设立的第一家研发中心,是全球战略研发体系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20年来,我们的研发中心的工作,除了支持我们诺和诺德全球内部的研发之外,跟中国的学术机构也有很多的合作,来帮助提高本土研发的能力。

我们积极计划筹备搭建开放创新平台的原因,其实也可以说是我们全球研发战略转型很重要的一个措施,公司将加大对转化生物学科及技术革新的研发投入,并通过提升自动化及数字化能力,运用机器学习及人工智能等方式,提高研发效率。我们自己的技术创新与能力是非常强的,尤其是在糖尿病领域及其相关的疾病领域,继续将我们的核心优势最大化。同时我们也意识到,要走出去才能一起进一步加速核心领域和相关领域的创新速度和创新能力。比如说以干细胞研究为例,我们跟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和康奈尔大学合作,加大投资进行干细胞研究。同时,我们10月份宣布收购了一家英国公司,借以加速公司葡萄糖反应性胰岛素研发。

基于整个公司全球研发的战略方向,诺和诺德中国研发中心也在积极筹备来创建这样一个开放的创新平台,结合自身的研发优势,同时也与最具活力的中国本土研发创新力量进行合作,搭建医药创新研发合作新生态,希望能够实现诺和诺德创新模式与中国承诺的双重升级。

 

E药经理人:您上半年开始担任诺和诺德大中国区的总裁,这半年里,您最重要的是做了一些什么事,这些事情和之前您的上一个职位,在职能或者是角色转换方面有什么不一样的?

周霞萍:实际上刚过去的6个半月,我做了几件事情。作为一个新人,尤其是大中国区的带头人,第一件事情最主要的就是花时间去了解公司的文化,了解丹麦的文化。北欧公司有着非常好,非常专注,非常平等的文化,鼓励员工赋能,鼓励创新,就像诺和诺德一样,专注到极致,一个GLP-1把它做到最好、最尖。所以了解公司文化,了解我团队,了解我的同事,包括我们国际运营部及总部的领导,了解外部客户,我们合作伙伴等等,了解公司的业务,同时,也让我的公司,我的团队还有我们相关的合作伙伴了解我。这是第一件事。

第二大事,就是跟我的管理团队一起,制定了一个长远的战略规划,大概在7到10年,跟我们健康中国2030是完全一致的规划,这个规划让我们有了非常清晰的发展企业,发展员工的目标,会让我和我的团队一起来规划,是希望通过这样一个规划的实施,把诺和诺德大中国区从优秀带到卓越。和我的管理团队一起,实现2018年的目标,这个非常重要,一定是短期和长期目标兼顾。同时积极转型,从组织架构的角度来讲,做能力的培养与企业文化的转型,准备好2019年继续的成功,这是第二大部分。

第三个非常重要的是,撸起袖子跟团队一起干,企业的领导更要了解第一线的情况。我觉得不管做什么样的业务,做事先做人,要身先士卒,因为一个人往前走留下的足迹,实际上是非常深的。我是觉得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是要能够赋能你的团队,让大家觉得感觉很好,都能用到自己的所长,都能做贡献,还有一群人跟我是一起往前走的。

 

E药经理人:“从优秀到卓越”,怎么定义卓越?如果说用一个可量化的指标?

周霞萍:这是我们长期战略的一个规划,我们的长期战略是要成为赢家——第一是希望能够保持糖尿病治疗领域领先者;第二是值得信赖的糖尿病治疗领域的合作伙伴;第三是有更多的糖尿病患者在中国得到治疗,更高的治疗覆盖率。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