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用嘟嘟的喇叭告诉中国药业悄无声息的革命
这是中国历史上医药行业第一次大规模的企业家、科学家、投资家坐在一起,集体发出中国医药产业创新力量大联合的呐喊和进军全球药业三甲之列的咆哮。这支正在扩充的革命队伍,欢迎你的加入。 
2016-12-22 16:57:07
0
谭勇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杂志2016年11月刊



一个真正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时刻出现以前,必然会有漫长的岁月无谓地流逝而去。一位伟大的创造者最终能够傲立于世,必然会经历一段疲惫的制造海量垃圾的过程。

2015年中国医药企业家年会上的爆炸性话题是讨伐没有疗效而价格奇高的中国“神药”,随后拥有“神药”的企业被资本市场抛弃,老板们也迅即在战略上主动放弃。2016年中国医药企业家年会再度引爆话题,消灭群起而拥的投入疗效要求不高的抗肿瘤药研发,我们完全可以预判任何宣称可以延长肿瘤患者几个月生命的药物开发项目不会再被资本市场疯抢。

药物没有国界,但企业家、科学家确实有国别之分。中国药企在世界格局中无足轻重的历史,一定不是中国药企自改革开放奋斗三十年至今的梦想,而是残酷的耻辱。作为中国医药产业的深度观察者E药经理人痛切担心,将来的人们会怎么评价这一代药企的智力水平和行业媒体的价值使命。

自2016年E药经理人组织百名医药企业家走进华为,企业家们在华为挑战自我:定下20年期限在全球创新药领域三分天下有中国的誓言,我们看到了中国药企用石头撞击钢铁的勇气。我们迫不及待地以中国医药企业家年会为载体,用嘟嘟的喇叭声来预告:十年之后,中国的药物创新力量闪耀全球。

到那个时候,任晋生数年前写的那首诗就大有用场了:当我成功时我会告诉你因为我有一个梦想,当我失败时我还是会告诉你我有一个梦想。

那样的时候是指:孙飘扬、任晋生、俞德超、廖化新们通过经年累月的经营实践、创新实践、管理实践,一举跃进全球药业前二十位,前十强,前三甲,乃至在全球开启属于中国的创新药时代。创造那个时代的人可能真的就是出席2016年中国医药企业家年会的人,是那个和我对话的企业家、科学家。当然也可能是千人会场内一位潜水的听者。就算最后笑傲全球药业的那个人是本次会议的缺席者,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那个时候到来时,我只需要细声的告诉我自己:2016年10月28日北京举办的第八届中国医药企业家年会上,企业家们就在为那个时候的到来而畅想、梦想、对话、规划、行动。他们给自己的时间是10年、20年。那一次大会是中国历史上医药行业第一次大规模的企业家、科学家、投资家坐在一起,他们发出了中国医药产业创新力量大联合的呐喊和进军全球药业三甲之列的咆哮。

如果有一个蒙太奇的镜头切换,最恰当的画面是90年前毛泽东在《民众的大联合》中的如椽大笔: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刻不容缓的民众大联合,我们应该积极进行??诸君!我们总要努力!我们总要拼命的向前!我们黄金的世界,光荣灿烂的世界,就在面前!

如同我们对世间一切智者的期待,他们总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我们总想聆听他们在主席台上大声讲出自己石破天惊的秘密。但真正的革命从来都是悄无声息的发生,发展速度不会太快,上不了头条新闻,但也不会太慢。如果你不够警觉,那么在你意识到之前,在尚未加入革命队伍之前,革命已经结束。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