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冕堂皇+简单粗暴” 唯低价回潮
在前几年“双信封模式”唯低价是取遭到社会的广泛质疑和批评,国家卫计委予以纠偏之后,这种现象如今似乎又有回潮之势,所不同的无非是方式上从“简单粗暴狠”变成“冠冕堂皇狠”+“简单粗暴狠”。 
2015-6-1 14:13:52
0

去年下半年开始,医院用药进入新一轮招标采购周期。但在上一阶段相关各方普遍达成“质量优先,价格合理”的共识之后,此次各地招标价格却再创历史新低。从目前的招标结果看,湖南、浙江和安徽等地药品价格均在这一轮招标中遭遇了较大幅度打压。

近者如安徽蚌埠,当地要求各单品种药品的让利幅度不得低于安徽省药品限价目录中医保支付价格的25%,并声称,未达要求的生产企业所有药品永久不得在蚌埠市所有公立医疗机构销售。而几个月前,湖南省药品集中采购竞价药品分别进行第一轮、第二轮报价,由于专家对大部分产品给出的议定价格同比降价20%~30%,曾一度引发投标厂家的强烈反弹……


纵观新一轮招标,在降价方式中有两点值得关注:

一是价格联动。目前很多省市披露的招标方案中都延续了价格联动机制,或省内联动,或周边省份联动,或全国联动。比如天津,其最近公布的信息称,将采集全国各地最低中标价格,对当地中标价格实行周期性动态调整,以季度为周期,将价格调整为全国最低。这种各个地方价格联动显然忽略了区域经济与用药等因素的差异。

最终的结果是,招标降价没有最低,只有更低,低不见底。

二是带量采购。今年2月,四川成为首个对“带量采购”出台专门要求文件的省份,随后安徽的带量采购规则则进一步创新。而带量采购也成为招标杀价的一个由头。比如由安徽17家省直医疗机构组成的“采购联合体”开展的对10种注射剂的单品种带量采购,最终绝大部分药企不得不就范,普遍降价20%左右。但是鉴于带量采购在过去几年一度沦为空头支票,业内普遍担忧各地新一轮的招标带量承诺,恐怕仍很难真正落地。如此一来,带量采购的实质就成了杀价采购。

这些现象提示,在前几年“双信封模式”唯低价是取遭到社会的广泛质疑和批评,国家卫计委予以纠偏之后,这种现象如今似乎又有回潮之势,所不同的无非是方式上从“简单粗暴狠”变成“冠冕堂皇狠”+“简单粗暴狠”。今年2月,国家卫计委发布的《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针对新一轮药品招标给出了原则性意见,比如提倡上下联动,比如强调落实量价挂钩。但眼下从部分省市的做法来看,显然在这方面探索不够。“单纯降价”的药品招标理念没有发生显著变化,甚至在一些规则设计上不光不符合新一届政府强调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政策理念,还逾越了市场规则和法理。

关于“看病贵”的问题,从1997年第一轮医改到现在近20年。症结明显,却一直没有有效的解决办法出现,以致于到现在“医改只剩药改,药改即是招标,招标就是看压价的风气”,叫人唏嘘无奈。遗憾的是,这样的逻辑推演貌似还在非理性地持续。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