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康德乐、正大天晴、拜耳主动降价,看药企降价的套路和影响
2017年以来,包括罗氏、拜耳等外资企业,以及正大天晴、康缘药业等国内知名企业纷纷在一些省份的招标和挂网过程中对其部分产品主动申请降价,近来这一降价风愈刮愈烈。 
2017-9-14 17:19:27
0

9月12日,云南省政府采购和出让中心发布了《2017年云南省关于企业申请降价的公示》,公布了包括康德乐、正大天晴、拜耳三家药企主动申请部分产品降价的情况,引发业界对于药品降价的再次关注。


根据公示信息,此次主动申请降价的分别是:康德乐的依维莫司片,正大天晴的注射用地西他滨以及拜耳的利伐沙班片,每家产品的降幅不一,最高降幅超过60%。


这已经是云南省9月份以来第二次公布企业主动降压的通知。早前9月4日,云南省已经公布了江苏康缘药业和南京制药厂两家药企主动申请降价的通知。云南省也不是唯一公布企业申请降价的省份。


据E药经理人不完全统计,2017年以来已经有安徽省、浙江省、云南省、甘肃省、辽宁省上海市以及内蒙古等多个省市陆续公布部药企申请主动降价的情况。

近期国内各省关于企业主动申请降价情况不完全统计



如9月8日,浙江省药械采购中心发布《关于调整鲑降钙素注射液等产品联动(采购)价格的通知》,同意成都力思特制药生产的鲑降钙素注射液(规格:1ml:100IU)等6个省内中标产品相关企业下调产品联动采购价格的申请,涉及恒康、华仁、海思科以及拜耳等公司。同日,上海市阳光医药采购网也公布了第二批《2017年上海市医保定点医疗机构药品中标结果动态调整信息》,其中为数不少的企业对部分产品中标价格进行调整。


毋庸置疑,外资药企的价格压力很大。无论是眼下医院降低药占比的强势压力,还是未来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可能带来的原研替代等,各方面因素都在促使得他们做出应对,而主动申请降价无疑是保持市场占有率最直接的方式。尤其在招标这场战役中,主动降价示好未尝不是一个好的方式。


自2015年葛兰素史克(GSK)对其旗下贺普丁、贺维力和韦瑞德三个品种开启“以降价换市场”的在华策略后,以价换量已经成为制药企业在中国进行市场较量的套路之一。


进入2017年,这一趋势更加明显。以罗氏制药为例,2017年3月至今其已对在华干扰素类品牌销售冠军聚乙二醇干扰素a-2a注射液(商品名:派罗欣)陆续在甘肃、内蒙古和安徽省在原中标价的基础上主动申请降价。


同时,原研药应对专利到期的意图也很明显。如2016年爱可泰隆产品波生坦在专利悬崖之际主动降价80%。业界猜测,此次拜耳的利伐沙班在几个省份相继降价也与此有关。作为独家产品,利伐沙班在国内上市后销售持续上升,但眼下国内市场日趋激烈,除了跨国药企的直接竞品,还有大波国内企业正在进行仿制药申报,利伐沙班在中国的专利期到2020年。


而对于国内企业来讲,愿意主动降价也各有所图。如此次云南省申请降价的南京制药厂,其注射用培美曲塞二钠价格从3800元/瓶将至2100元/瓶,降幅为44.7%。据了解,该产品市场竞争激烈,国内至少有十几家竞争者,因此以降价换取更大的市场的意图明显。


另一家知名企业正大天晴,除了此次在云南省申请降价的注射用地西他滨,早前其抗肿瘤仿制药甲磺酸伊马替尼胶囊也曾调整价格,不同规格降价25%~30%。业界分析,此举目的在于以低价优势对继续冲击原研药“格列卫”。


此外,目前各地不断涌现的企业主动降低药品价格的现象出现也与早前国家医保谈判不无关系。随着医保谈判品种的相继落地,相关的品种也势必要做出相应的调价举动。


如江苏康缘药业生产的用于治疗缺血性脑卒中药品银杏二萜内酯葡胺注射液价格从612.85元/支将至316元/支,降幅约为48%。值得注意的是,银杏二萜内酯葡胺注射液是早前成功入围国家医保目录的36个谈判品种之一。该品种2014年在国内上市销售,不久前通过价格谈判入围国家医保目录,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后,医保支付标准316元/支,这个价格正是此次康缘降价后的价格。


无论降价的目的何在,无论能否达到企业想要的效果,就国内整体医药市场来讲,已经形成一股降价潮,企业主动降价正在成为一种常态。


而接下来业界的关注点在于:一是随着医保谈判品种降价的落地,降价已经从医保内药品延伸至非医保内产品。如早前重庆药品交易所发布的《关于开展重庆市公立医院非医保药品联合议价工作的通知》,就对非医保药品做出联合议价的相关规定。


二是随着医院药品降价成为大趋势,院外零售市场势必会受到影响,药房的零售价格大概率也会被拉低,大药房们也需要应对这场降价大潮。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