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最关注:招标取消大势所趋、贝达第二凯美钠2019上市、投15亿再评价百产品!
他们既是人大代表,也是中国医药企业家,2018年他们说出自己最关注的问题。胡季强说要花15亿再评价100个品种,丁列明说贝达将迎来第二个“凯美纳”并愿意降价,游洪涛说省级招标采购取消是趋势。 
2018-3-4 19:48:31
0
E药脸谱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康恩贝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胡季强

Q:您今年最关注的医药话题是什么?    

A:我觉得最关键的是,从医药的角度如何能够真正的提高我们整个国家医药医疗产业的治理水平和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这个问题的最终目标我觉得很清楚,应该是围绕提高我们14亿人民的健康水平。围绕如何让老百姓能够真正解决好健康的问题,那么政府应该怎么做、企业应该怎么做。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如果说没有一个以中国自己的民族医药产业为基础的这样一个产业体系来保障我们中国14亿人的健康,而要仅仅依靠进口药或者外资药是不现实的。

Q:现在的政策取向也是让本土的药企注重治疗、疗效的方面。

A:现在的政策取向我觉得是公平的政策,中办、国办去年10月份发的文件是完全开放的政策。国际上的创新产品更好的进入中国的市场,这点可能原来我们有些国内的企业不理解,我觉得应该是完全理解。中国的老百姓在我们发展以后,追求更好的美好生活,这个美好生活对医药行业就是让我们的身体更健康的一种生活。那么我们也完全有同时间享受最好药品的权利,这点没有任何的异议。

而这个开放的长期效果一定会助推我们中国自己民族的医药企业来加快创新发展的步伐。那么现在的关键问题在于要有一个综合的市场。我们要看中国市场和国际市场比较,中国的医疗用药市场大约1300亿。这个市场当中,真正属于民族药的比重不到35%。而65%以上的,三分之二的是仿制药。

这些仿制药,包括外资企业的仿制药和国内企业的仿制药都享受不合理的价格,其实很多产品都过了专利期,在我们销售百强榜的排名里面,都是那些过了专利的进口药和国产药,占据了主要的前100位当中的90名。而这些药在国际上已经从百强榜出去了,或者从原来的前10名、前20名排到85名以后了。

比如说立普妥降血脂的药,2011年专利期过了以后,这个仿制药的价格只有1美金,而我们国内的立普妥这个品牌的仿制药还在卖原来的8人民币的价格。所以就出现了我们中国人现在的医保吃的阿伐他汀钙,比美国的仿制药还高,这个药在中国的市场一年的销售就突破了10亿美金,超过了全球其他市场加起来所有的总和。去年总共销售只有17亿美金,中国市场就10亿美金。

为什么中国有限的医保要支付这么高昂的仿制药价格,这是存在的最大问题。因为通过再评价,大幅度的降低仿制药的价格,降低过期以后原研药的价格,把这个市场空间让出来。    

Q:现在在过去几年里发展,一般医保控费或者限制使用的,很多都是中药品种。您觉得现在来看,中药企业的出路在哪里?而且现在中药再评价应该也要开始启动,这个感觉挑战会越来越大。

A:第一个,就是把那些本身属于瑰宝的东西真正做成一个好药,质量很好的药,不要采用偷工减料,真正让这样的药能够发挥效果。第二个,其实中药确确实实有很多有它的物质基础,在原来中药的基础上真正发现有效的部位、有效的成分,极其创新,它就变成了一个来自于中华民族自己的创新药,就像青蒿素一样。这是中药产业另外一个根本,让中药真正的现代化。    

Q:如果以康恩贝为例,企业在未来三年的研发费用的投入会有非常大的增长吗?或者说整个行业的研发费用投入大概会是什么样的增长空间?

A:我觉得是这样的,从现在开始的未来几年中有两个明确的研发投入的趋向。第一个趋向,当然是创新药。但是创新药需要比较长的时间,然后需要有持续的投入。所以这个投入我们会加大,但是采用的方法是单期费用和资本化。你可以买技术,可以买不同阶段的产品。这块我们会持续。

另外一块非常重要的就是要让所有的药品通过再评价。国家要求所有的已经上市的药品,凡是需要再评价的全部要通过再评价。按照我们自己测算,我们大概要每年拿出销售额的3%到4%的钱,来解决第二个问题,就是解决我们现在手上必须要进行再评价的大约100多个产品。    

Q:是什么样的?

A:75%是中药,25%是化药。这个结构我们算下来,总共要用上15亿,但是15亿是100多个产品,相对而言一个创新药真正如果说从零开始做的,可能一个品种就要投入很多。这项工作一定是重中之重的。我们现在有30多个产品启动了这个评价。  
 

Q:您觉得要实现这个目标现在还缺什么呢?

A:一个是严格坚持标准,但是应该尽快出一些配套的方案。我们现在有些评价根本没法做,不知道该怎么做。这是从国家的角度来讲,坚持一个标准,但是根据不同类型的东西尽快出台一些方案,助推这个再评价的工作。第二,通过评价以后国家怎么样来通过一系列的政策,有关部门采取一系列的政策来配合评价,让企业有积极性。    


全国人大代表、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丁列明

Q:您2018年医药行业里面的议题最关注的是哪个?您相应的观点是什么?

A:我还是关心整个医药创新的一些具体政策能不能落地。

Q:说到创新药,现在在两办发了文件之后,您作为企业负责人遇到的瓶颈是哪些?或者落地更期待看到哪些?

A:因为医药创新是有很长的链条和过程,新药审批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审批慢的话的确给创新带来很大的影响。这个大有改观,但是我刚刚讲了有些细则还没落地,怎么样通过审批环节的优化,改革细则出来,我想2018年也是我们非常期待的。  
 

Q:现在在创新药进入医保报销的路径里面,谈判是现在看来比较重要的一个主要路径。但是在谈判过程中到底降多少,很多人认为现在这个幅度让很多药企难以接受。

A:总的来说创新药成本很高,客观上也反映了它的价格也会比较高。那么要进入医保,为了市场,谈判当然是比较合适的选择,因为这是双向的。你要覆盖这个市场,肯定要有价格上的让利,以价来换量。我想从市场的角度也是对国家、对病人,对企业都是有利的事情。当然降多少合理,这的确很难有一个具体的数字衡量。

Q:您觉得贝达接下来还需要多长时间会出现下一个凯美纳。您会让它通过大幅降价进入到医保报销吗?

A:大家非常关心凯美纳上市以后,第二个创新药什么时候上市。我们有一个药也是治疗晚期肺癌的,针对不同靶点。这个药全球做三期临床了。中国还启动了一个单臂二期临床。按照我们的计划,如果顺利的话,这个产品应该会在明年年底上市。

我想我们凯美纳是这样做了,我们第二个产品也愿意与国家一起来谈判,也愿意通过降价。当然我们现在也发现在落地过程中还是碰到一些问题。报销一般来说要进医院,但是进医院的过程比较长,所以现在我们也发现凯美纳已经通过谈判进了医保,但是在部分医院他们要开处方用这个药的时候,虽然能报销,但是医院没有这个药。所以呼吁这个政策能衔接的更好,通过跟国家部门谈判,价也下来了,医保也能报了,那么进医院这部分能不能衔接好呢。假如说进不了医院,能不能在药店里买了以后报销呢。否则的话病人还是用不上。

Q:凯美纳在谈判之后已经进入全国国多少省份?2017年的销售是多少?

A:因为这个目录是年初公布的,其实去年9月份、10月份的时候,应该说全国基本所有省份医保报销都落地了。

Q:凯美纳在2017年的销量突破了10亿,那2018年的预期它能再增长多少?

A:的确是的,这个数字很快会公布。我们也预期2018年政策衔接会更普及,期待2018年会比2017年好。

重庆市政协委员、重庆华森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游洪涛 

    

Q:您最关注的第一个问题——一致性评价。现在已经是2018年,之前说的289品种要在年底完成,您觉得应该严格执行这个时间标准吗?还是有的是认为要延后一些。

A:从目前来看时间很近了。但是我觉得国家的政策出台以后,要说到做到,如果朝令夕改也不行。比如说这289个到哪一步了,比如还有没过的进度做了多少,估计什么时候过,这个数据都没有公开,不太清楚。但是不管怎么讲,国家一致性评价的导向很清楚,就是要淘汰落后的,不可能让你全都过,全都过就不叫一致性评价了。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坚持的,到时候的确过不了再研究。现在马上就宣布延后,这个我觉得可能不太好。  

Q:您最关注的第二个问题——招标采购。您怎么判断2018年国内现在招标采购的趋势,因为有一种声音是说现在招标采购可能会逐步的被医联体集中采购取代,您的观点是什么样的?

A:医药招标采购搞了十多年到现在,客观来讲对于降低药品价格、减轻患者的负担方面还是起到了实在的作用。但是目前现有招标带来的是行政资源的浪费。每一个省都要招标,从省级到地市级到县级,都要招标采购。第二,有意形成地方保护,十九大讲我们全国要建成全国统一大的市场,不能搞地方保护,这个就是人为分割起来了。第三,实际上药品招标是政府主导的,可能就会产生一些权利寻租和腐败,每个地方都会出现这种情况。

Q:重庆药交所已经成立了七年多,到现在为止没有在全国推广的原因是什么?

A:我认为有几方面原因,第一是认识的问题,因为这是个新东西,行和不行怎么搞,大家还不知道。还有认识的过程。现在看这个认识开始打破了。我觉得至少现在全国各地很多跑到重庆来学,大家觉得这个东西好,比如说广东开始做了。第二,这个技术现在很成熟,技术能够实现。第三个是重庆药交所的创新我觉得最大的好处,就是形成全国统一的大市场,比如说全国东边建一个,北京建一个,上海建一个,西部的城市建一个,就这几个就把全国的药品交易搞起来,而且数据可以共享,又实现两条腿。

Q:您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有人会觉得您刚才提到的方法,上海、深圳,包括重庆都曾经被国家的发改委之类的指出市场操作的不够规范,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呢?

A:实际上药交所的反对声音,我认为主要还是利益问题。什么利益的问题呢?实际上就是地方保护,因为药交所是个开放的平台,没保护,就打破地方保护,这是个利益划分的问题。第二个问是权力的问题,实际上药交所一建了以后,原来招标采购的权利就没有了。所以有人不愿意放弃。所以为什么现在没有推行,一个是认识的问题,第二个是利益的分配。    

Q:所以您觉得招标采购的系统,最终会取消吗?

A:我认为应该是的。如果通过互联网的形式,现在中央讲要用数据多跑路,老百姓少跑腿。很多网上都可以申报去做了,所以我感觉这是个趋势。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