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国产口服PD-L1获批临床:异常拥挤的创新赛道上有这么一家民营企业
2019年11月14日,红日药业发布公告称,其小分子口服PD-L1抑制剂艾姆地芬片于近日收到国家药监局下发的临床试验通知书,同意其进行临床试验。 
2019-11-26 21:29:46
0

2019年11月14日,红日药业发布公告称,其小分子口服PD-L1抑制剂艾姆地芬片于近日收到国家药监局下发的临床试验通知书,同意其进行临床试验。

无论是拥有有世界知识产权的新药“血必净”,还是全球首个通过阻断Rho激酶活性抑制血管痉挛药物的盐酸舒地尔注射液,药品研发一直以来是红日药业的优势。创新,也成为红日药业骨子里的成长基因。除了一直以来对中医药传承与创新发展的坚持之外,近些年来,红日药业逐步将重心放置在创新类产品上,已初步建立了以创新作为主基调的发展战略。


赛道拥挤


近年来,免疫治疗开启了肿瘤治疗的新时代,在抗肿瘤治疗中引导主流、大放异彩。目前全球有9款PD-1/PD-L1药物获批上市,其中 BMS 的 Opdivo、MSD的Keytruda、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信迪利单抗和恒瑞的卡瑞利珠单抗等目前已经在国内上市,后续百济神州的 PD-1 也已经提交上市申请。在PD-L1制剂方面,阿特珠单抗作为FDA批准的首个PD-L1单抗药物,为罗氏带来7.72亿瑞士法郎的销售收入。

根据医药魔方数据显示,目前全球有8款小分子PD-L1药物。在国内,仅有艾姆地芬片获批临床,其他都在临床前阶段。众所周知,PD-1/PD-L1这条赛道现已非常拥挤,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旦艾姆地分片落地,其面临的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尤其作为一家传统的中药企业,红日药业将用什么样的优势在拥挤的赛道中突围?

艾姆地芬片为国内首个获得临床试验批准的口服PD-L1小分子抑制剂,同靶点药物方面,目前国内外尚无已经获得批准上市的PD-L1小分子抑制剂。与目前已经获得批准上市的同靶点注射用单抗药物相比,艾姆地芬片在给药方式、作用路径、生产成本和安全性方面均有一定的优势。可口服,患者顺应性强;能够透过细胞膜进入细胞内、在某种程度上可进入脑组织,用于脑部肿瘤的治疗;小分子药物生产工艺技术成熟,大生产成本低,还可避免大分子药物引起的一些不良反应等。这些优点都将成为艾姆地芬片后续突出重围的关键因素。

从传统中药,到中药创新,从仿制药再到跟紧国际的创新步伐,目前,“23岁”正当年的红日药业已发展成为横跨现代中药、化学合成药、生物技术药、药用辅料和原料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等诸多领域,集投融资、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高科技医药健康产业集团。

创新基因转化

国家的一系列措施为创新药提供了诸多利好,国内的药物研发申报数量和上市数量呈现逐步上升趋势。艾姆地芬片的临床试验获批则展示了红日药业在创新药上的布局和实力。红日药业的创新和研发,血必净是躲不开的话题,2019年国际重症医学权威期刊《重症医学杂志(Critical Care Medicine,CCM)》在线发表了《血必净注射液治疗重症社区获得性肺炎疗效的随机对照试验》研究论文。该论文通过对710例重症社区获得性肺炎合并脓毒症患者的数据分析,证实在常规抗感染治疗的基础上联合使用血必净注射液,能够显著降低重症社区获得性肺炎患者的病死率;显著提高肺炎严重指数(PSI)风险评级改善率;缩短机械通气时间和ICU住院时间。对于红日药业里说,血必净不仅仅是超10亿元的大品种,也代表了红日药业创新基因的标志。

从企业最困难时期负债数千万元到2019年上半年利润超过3.5亿元,红日药业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创新研发的重要性。数据显示, 2015年红日药业研发投入为1.15亿元,较2014年增加30.5%。2011-2015年研发投入复合增长率(CAGR)为23.0%。2015年研发费用破亿后,红日药业在研发上的投入一直在稳步增长,根据2018年年报,红日药业当年研发投入为1.9亿元,同比增长近17%。

不到2亿元的研发投入,在如今创新药浪潮中动辄数十亿的企业研发投入面前,似乎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但也正是这些不起眼的数字,为红日药业转化带来了近40个在研项目。根据新药研发监测数据库(CPM)数据显示,红日药业目前有效1类新药项目3个,对应3个品种分别是对甲苯磺酰胺、注射用甲磺酸苦柯胺B和艾姆地芬片。

不仅如此,在目前在新药研发尤其是肿瘤领域,任何有前景的靶点都是竞争者如云,同质化的竞争非常激烈,这是对于任何布局这些靶点的企业来说都是比较大的挑战。红日药业在创新药上的布局,不仅仅是追逐热点,更多的是将目光瞄准了患者急需和临床价值高,这种具有前瞻性的布局,使得在未来的竞争中,红日药业已经具备了差异化的竞争优势。

以对甲苯磺酰胺为例,红日药业已经提交了上市申请,于2018年被纳入优先审评审批品种。对甲苯磺酰胺用于严重气道阻塞的中央型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缓解气道阻塞相关临床症状,是国内外第一个通过肿瘤体内注射给药高效、广谱、低毒、特异识别染色的抗癌药物。

作为国家鼓励开发的治疗脓毒症等危重症的临床急需药品、重大新药创制支持品种,注射用甲磺酸苦柯胺B是国际上首次发现的具有多靶标拮抗细菌病原体相关分子活性的天然产物,对脓毒症模型动物具有良好的保护和治疗作用,目前国内外除血必净外亦无同类药品,从国家药监局药审中心临床试验登记平台查到苦柯胺B还在临床试验阶段,但一旦其上市将与血必净形成良好的协同效应。

但是创新能够带来高回报的同时也同样伴随着高风险,无数案例证明一旦创新失败就要面临生存难题。因此除自主研发外,红日药业通过把高端科技资源放到国内一流的院校,通过产学研紧密结合的方式,大大提升了行业内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目前,自主研发创新与对外合作模式创新成为红日药业创新的双轮驱动机制。与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共建的肿瘤免疫治疗药物创新平台成立,不仅仅开创了红日药业创新药物合作的新模式,也开启了国内创新药物“私人定制”的全新模式。这或许也为在目前国家大力推行创新、严控医保费用的大环境下,苦苦寻求创新出口的民营药企,提供了一个创新的“范本”。

创新风险

新药研发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创新过程,伴随着高投入、高风险。有数据显示,一个新药从发现到成功上市通常要经历将近10年或更长。其中,药物临床试验是新药研发过程中耗时最长、成本最高的阶段,且临床试验面临诸多不确定性,有关数据显示,临床试验阶段的药物只有不到12%最终会被批准上市。

无数的案例证明了一个道理:药企要想发展就必须有创新药。即使研发转化效率已经相当可观,但红日药业仍然面临着与所有做创新药的企业一样的难题。

首先,创新药研发周期时间长、失败率高,就目前红日药业的创新药储备来说,“篮子”还不够大。以目前的创新储备量来看,3个有效1类项目的研究横跨了免疫治疗、肺癌、脓毒症几个跨度较大的领域,而且就年报呈现的项目进展来看,每个领域也仅仅有目前一款产品进入临床研究阶段,产品落地后协同性较差。

另外,想要在竞争中突围,抢占行业制高点,必须要有一支研发和临床都有足够经验的、强大的创新团队,有临床背景的专家显得尤为重要。尤其是将临床试验机构资质从认证制改为备案制,在此前被认为是对于临床实验来说更加高效的行政许可方式,但另一个问题随之而来并且更加尖锐,即人才全面缺乏,红日药业也不例外。纵观红日药业的高管团队,在临床方面却缺乏经验丰富、能独当一面的人才,由此临床把控能力也成为红日药业做创新药的风险之一。

另外,作为曾经的仿制药大国,国内创新药完整链条的经验仍然较少,即使作为科研一线阵地,国内科研院所的创新药数量和质量相对于全球的进度来说都还比较落后,中国在临床早期阶段,尤其是全新靶点创新药从企业到临床机构经验都极度有限。

在创新药全球研发热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国内药企频频与国外药企开展合作,一方面获得国际先进水平药物在国内的研发、生产或者销售权益;另一方面也可以借此通过合作和交易把中国自主研发的新药推向全球。即使目前与国内数家实力雄厚的科研机构有着深度合作,但红日药业目前并未有与国外机构合作开发创新药的消息传出。想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赢得先机快人一步,红日药业要做不仅仅是构建起一支强大的创新团队、不断推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产品,还要去思考如何“借力”发展。创新药这条路,道阻且长。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