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访谈】艾尔建王炜:要在“人”与“事”上创新
在中国市场运营仅仅9年的艾尔建,最近在跨国制药圈中掀起一阵不小的波澜。2018年9月3日,艾尔建迎来了未满40周岁的在华业务掌门人王炜,引来业内一片好奇目光,其旗下部分药物所对应的医美领域也因此得到格外关注。  
2018-11-23 12:41:12
0
高嵩



不足10年的工夫,艾尔建在中国已经发展成一家中型药企,有近千名员工,有北上广成四大办公基地,有刚刚落子成都高新区的创新中心,更有一颗勃勃发展的雄心。

 

处在“医药”和“消费品”的交叉地带,最“跨界”。艾尔建中国将如何利用这种跨界碰撞,在中国市场擦出创新火花?王炜履新艾尔建7周后的时点,E药经理人在艾尔建中国总部做了采访和观察。采访当天,上海放晴,恒隆中心56楼的百叶窗遮挡不住,万丈阳光穿窗而入。跟随王炜的思路,我们渐渐看清了艾尔建中国将来在“人”与“事”方面的创新脉络。

 

在履新艾尔建之前,王炜在BMS、阿斯利康、诺华等众多跨国药企有过丰富的工作经历,但加入到艾尔建这横亘医美和眼科领域的外资药企,对他而言还是头一次。但是,新领域、快节奏、放胆做,这些元素吸引了王炜。而他的同事们也纷纷表示,他们同样被艾尔建的这些特质所吸引而投身于此。

 

不过,有着各种优点的艾尔建中国毕竟是一家年轻的公司。在王炜看来,艾尔建中国就像一个刚刚长大的孩子一样,身体已经往成人去了,但有些部分还没准备好。他在采访中直奔人才这个话题,坦言当务之急是要留住人才,培养人才,发展人才,因为商业竞争的核心其实就是人才竞争。他认为,在中国,不光要看到市场机会,还必须在人才建设上有更多独创性,必须要强调中国本土的创新,特别要利用中国互联网的机会,做数字化创新。而这些洞见,是他在来到艾尔建后第一个月中利用密集的员工沟通得来。正是借助密集的沟通,王炜摸清了当前艾尔建的工作重心。

 

跟随王炜一同参加各地沟通会的同事说,第一个月,王炜便去到北京、上海、成都、杭州和广州等地,在艾尔建中国总部、分公司和办事处和一线的员工密集交流并收集反馈,并在当月底就这些反馈与管理团队开会。

 

上任不久,王炜带着管理层落实了员工反映颇多的休假福利政策。医药行业工作强度大,员工加班多,加班后实际上需要适当休假做调整,但即便给到了假期,员工很多时候都不愿意主动休假。公司在国庆节前宣布,在国家法定假期和年假基础上,每年强制休假7天,员工也不用为休假纠结,因为整个公司都休息。据说,这件事情在行业内都起了不小的轰动。

 

事实上,在与人才沟通和连接方面,王炜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并有能力和人才建立很好的信任,这与他多变度的工作背景密切相关。在进入艾尔建之前,王炜在BMS、阿斯利康、诺华等不同背景和文化的外资药企间轮换过工作,在企业内部也经常调整部门,很多时候他作为“空降部队”进入到全新团队,但他都能抓住机会迅速与人才建立信任。

 

据说,王炜之前在诺华负责制药部门时,爱尔康全球决定,将爱尔康制药并入到诺华制药。通知是春节前下达的,王炜当时判断爱尔康北京总部的人心里一定七上八下,过不好年。他立马买了机票飞去北京,和那边的管理团队及下一级别管理者进行主动沟通,后续还做了一系列工作坊,稳住了他们想法,在第一时间和他们建立了信任。这次合并经验在全球都很受认可,都认为中国的团队融合做得最成功。

 

很显然,王炜很成功地将这种对于人的感知延续到了艾尔建内部。

 

除去对人才需求的感知,王炜也在尝试将他崇尚的人才培养观念在艾尔建落地实施。在此之前,王炜就明确表达过自己的人才观,他认为真正的人才应该具备“T”型的能力模型:在具备正直这一必要条件的前提下,首先,人才需要有一项能力能够非常专深下去,他在这个领域会特别强,能够画出“一竖”;其次,人才在面上需要能画出“一横”,能够和公司的上下层及不同类型的公司快速展开合作。

 

而在王炜看来,中国传统出人才更多是在“一竖”上,很多时候人才已经在某领域非常精专,但往往制约他的瓶颈是那“一横”。因此在艾尔建内部,王炜也更多尝试在人才“一横”上下功夫。

 

2个月内,王炜已经将一些人才送到海外进行全球轮岗,并让更多人才在企业内变换部门。“这样做当然有风险,并且有人还认为风险太大,但始终我都会问一个问题,他真的是人才吗?如果大家都认可他是人才,我们就让他做,假如一个人才终究会面临失败的话,我也宁可是现在失败,这样的失败成本更低。”

 

除了在内部掀起人才流动变革之外,王炜同时也借助“外脑”培养人才。就在10月17日,艾尔建与中欧国际商学院达成合作建立定制MBA项目,每一年艾尔建都会输送人才到中欧,讲授的也不限书本知识,艾尔建会参与定制研发培训内容,将艾尔建产品及行业特色融入到培训课程中,使得人才能力精细满足艾尔建发展的需求。

 

事实上,当下的艾尔建在“人”和“物”上确实存在相当的成长空间。“人”上,艾尔建虽然具备外聘优秀人才的能力,但在内部培养人才上还在开拓阶段,此前并未产生特别有代表性的人才培养项目;“物”上,艾尔建旗下的医美产品如保妥适、乔雅登都具有相当知名度,但这种知名度并未延伸到艾尔建品牌本身,产品互相之间未能形成品牌上的规模效应,而眼科在今年新上了一款眼科产品傲迪适,艾尔建亟需向眼科市场一线品牌的方向冲刺。

 

但“人才”和“品牌”都不是冷冰冰的数字,二者在商业上的魔力时常是由人的热情去驱动。王炜经常会和员工分享了一个自己的小故事:在王炜到任艾尔建之前的某天,他和一位医药行业的老友闲聊,老友向他分享了自己的一个计划并寻求建议,技术层面上这个计划几乎完美无缺,但他指出来这个计划缺少灵魂,完全是把医药事业做成了生意,而缺乏体现患者利益的所在点。这是灵魂所在,在医药行业需要倾注对于生命的热情,否则就很容易守不住底线变成魔鬼。

 

除去“人”,更重要的是“事”上的创新。医药行业由于和人生命直接相关,有着严格监管去制约,这也决定了医药领域创新相较于消费品领域创新,始终是“戴着镣铐在跳舞”,很难快速成功。而艾尔建最为突出的医美业务则处于医药和消费品的交叉领域,国家在政策上给予了更大的自由度,这使得艾尔建能够一定程度“挣开束缚”尝试创新。

 

根据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中国医美市场过去3年平均年增速达到31.83%,预计在2018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或达到2245亿元,同比增速27.57%。高速增长的同时,医美行业内也乱象丛生,无证机构数量达到了正规机构的10倍有余,市场中流通的医美产品也真假难辨,但这为王炜到任后创新创造了机会。

 

在王炜看来,中国医美行业规模现在很大,但是行业的美誉度不够。作为行业上游的企业,他希望带领艾尔建帮助整个医美行业提升美誉度。

 

借助于中国蓬勃发展的互联网经济,王炜到任后首先在数字化方面做了尝试,与阿里健康建立合作关系,实现了艾尔建医美产品线上与线下的可追溯,以提升艾尔建产品及行业的美誉度。据最新得到的消息,今年“双十一”,艾尔建首次与阿里健康合作,上线医美平台,仅用30分钟就超越了医美领域去年“双十一”一天的成交额;仅用三小时,艾尔建的玻尿酸品牌乔雅登就突破了销售1000万元的大关,当日销售额超过1800万元。这说明,数字化这条路是走得通的,“海就在前面。不过,我们的状态是在路上,不止和阿里健康,未来1到2年时间也会和其他的互联网巨头尝试展开合作。”

 

而据另一条最新得到的消息,11月26日王炜会带着艾尔建中国管理层在内的一队人马去中欧国际商学院集体参加互联网经济与电子商务培训,并且要在接下来的两天中举行头脑风暴会议,拿出可以落地的电商策略和方案。

 

除去数字化之外,王炜也尝试从最核心的医生入手,助力提升行业诊疗水平。2018年9月,艾尔建在全球建设的首家创新中心落户成都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并将于2019年上半年正式对外开放。艾尔建将在未来5年内投资1470万美元建设并运营该中心,而该中心每年能够为行业培训3000多名医美医疗专业人士。这些专业的医美人士源源不断涌入市场,将提升整个医美行业实力。

 

而在企业最核心的产品层面,王炜在2个月时间里带领艾尔建也在“新”上着了不少笔墨。一方面是思路新。尽管艾尔建全球拥有较为广泛的药物组合,保妥适和乔雅登等医美产品在中国区的营收中占据了举足轻重的位置。但是,乔雅登(玻尿酸)、保妥适(A型肉毒毒素)等虽然在消费者中有很好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这些好产品多年来跟公司品牌的连接度却不够。“艾尔建本身品牌的知名度不够,所以下一步要尝试将对产品的认可转变为对公司的认可,让不同产品间形成品牌的协同效应。”

 

另一方面是产品新。艾尔建在今年年初上市了眼科产品傲迪适,目前治疗视网膜静脉阻塞引起的黄斑水肿的国内惟一一款激素类玻璃体腔注射用药,非常有竞争力。10月31日,艾尔建又把一款冷冻脂肪减脂仪——酷塑带到了中国市场,而此款产品2017年在全球实现了1.92亿美元的销售额,最新披露的季报显示,2018年前3季度酷塑在全球销售达到2.23亿美元。

 

“中国现在医药行业面临机遇期,我们也在全球收购好的医美产品,并加速眼科、中枢神经类全球新品在中国上市,未来几年我们每年都会在中国上市1到2款全新的产品,以满足中国消费升级需求。”王炜说。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