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并购、重组融合、IPO门槛,业界大佬们聚集
国内市场,医保控费、一致性评价、两票制等各方政策的出现使得整个医药全生命周期环节的结构正在发生本质变化,企业之间的兼并重组、优胜劣汰已经成为一个必然发生的事情。而在国际市场,越来越多的中国医药企业资本正大胆的走出去,伺机寻找优秀的标的果断出击。 
2018-3-4 19:51:28
0
E药脸谱


“三胞集团进入医疗市场的最大特点,第一是快,第二是新。”在刚刚结束的“声音·责任”2018第十届医药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座谈会上,第十三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委员、三胞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袁亚非如此表示。

 

而在这背后,是三胞集团过去数年内在居家养老、健康服务、生物制药、血液制品等一系列医疗相关领域市场上不断的资本大动作。最近的一起,则是2017年6月三胞集团从从全球知名生物医药企业Valeant公司手中收购了美国生物医药公司丹德里昂(Dendreon)的100%股权并成功拿到重磅前列腺癌免疫治疗药物Provenge。

 

事实上,在当下的中国制药企业生态环境中,并购、投资、借壳、IPO……这些都是能够一下子戳中企业神经的敏感词汇。国内市场,医保控费、一致性评价、两票制等各方政策的出现使得整个医药全生命周期环节的结构正在发生本质变化,企业之间的兼并重组、优胜劣汰已经成为一个必然发生的事情。而在国际市场,越来越多的中国医药企业资本正大胆的走出去,伺机寻找优秀的标的果断出击。

 

但在不断发生的投资并购以及冲击资本市场背后,企业想要真正实现更好的发展,除了进击的激情,更需要一套完整成熟的逻辑。

袁亚非:并购三原则





2012年,收购全球最先进的居家养老企业以色列Natali;2015年,收购以色列第三大护理服务公司A·S·Nursing Company;2016年,通过完成收购中国脐带血库企业集团(CO)成为全球最大脐带血库企业;2017年,通过收购美国生物医药公司Dendren拿到全球首个也是唯一一个前列腺癌免疫治疗药物……多年时间内,正是通过一场接连一场的并购,三胞集团才在医疗领域扎根发展。而之所以能够达成这样的效果,袁亚非有其一套自己的并购逻辑与原则。

 

“首先是要买跟国内市场相关的。”这是袁亚非的并购原则之一。“我们从来不去买自己不擅长的或是跟国内市场、跟三胞集团没有关系的。”这从三胞集团一直以来的并购路径也可以看出来。例如养老,在以色列高调收购居家养老企业已经护理服务公司多年之前,三胞集团就已经成为了最早在中国布局居家养老的企业,并且到目前为止已经在国内服务超过老年人1000万。而在脐带血库领域布局,除了东南亚七个国家之外,三胞集团在浙江、山东、广东、北京、香港多地均有布局,并且在香港排名位于第一。

 

其次是要看具备先进性以及未来领先性的东西,按照袁亚非的话来说,即用“未来定义未来”。袁亚非透露,目前三胞集团也正在看新的项目,CAR-T是领域之一,但并非是如今市场中出现的CAR-T,“而是下一代的CAR-T技术。”

 

最后则是对于风险的把控。尽管在袁亚非看来,企业家精神就是冒险精神,本身也是一个不断否定自我、超越自我的过程,但袁亚非同样坦承,企业家的能力实际上就是把握风险的能力,关键看自己怎么去平衡。所以在三胞集团的并购逻辑中,首选是具有比较好的盈利的,“有利润的东西,终归风险会小一点,特别是当有了生态、相互之间可以弥补的时候,可以把风险降到最低。”

 

而这样的投资并购逻辑体现在三胞集团的并购之上,效果已经开始显现。三胞集团所购得的已在FDA获批的前列腺癌药物Provenge即将在香港申请上市,由于香港跟FDA采取的是互认机制,因此目前正在走香港卫生署的流程,并期望争取今年内完全上市。而在国内也已经签了生产研发基地,“争取明年在国内上市,让中国大陆的病人用上这个药。”

 

“大家不要认为我们投资的仅是个药。”袁亚非透露,之所以收购Provenge,更重要的原因是Provenge还是美国FDA细胞疗法的标准制定者,包括目前美国CAR-T技术的培训基地都还设立在Provenge的两座工厂里。

李振国:战略转型进行时




同样开始将眼光瞄向海外市场寻求优质标的的,还有上市药企九芝堂。

 

“我们最近正在酝酿跟美国一家干细胞项目的公司合作,战略性协议已经落地,现在已进入到实质性的技术交接阶段。”在“声音·责任”2018第十届医药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座谈会上,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李振国如此表示。他所在的牡丹江友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于三年前以一场“蛇吞象”式的借壳上市手法,取得了对具有三百多年品牌的中药企业巨头九芝堂的实际控制权。

 

“新与老融合,传承与创新融合,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融合。”在李振国看来,这是友搏药业与九芝堂成功融合之后在市场上得到的认可,同时也是新九芝堂未来的发展战略。对于李振国来说,这场“蛇吞象”的过程固然惊心动魄,但更重要的还在于两家公司合并之后的整合问题。这才是决定企业未来发展走向的关键一步。

 

“我们在思考未来应该如何发展,从传统的角度我们应该做什么,从新加项应该站在哪个角度思考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困惑了我们很长时间。”李振国认为,站在创新的角度来说,只有传承是不够的,还要注入创新的活力,“友搏药业正是带着创新的基因,这样就给我们重新定位九芝堂的发展奠定了一个遐想的空间。”

 

而随着新、老九芝堂的融合以及九芝堂转型的不断进行,李振国对于今后九芝堂的发展路径以及业态分布有了更清晰的思考。“未来应该是现代化生物药和细胞药占据主导,或者说占70%左右;传统中药这块,我们在去年已经建立了十几家国医国药馆,在未来三年之内大约还要在全国建1000家国医国药馆。”


丁列明:IPO门槛放宽待提速

 

对于国内的制药企业来说,除了投资、并购、借壳等一系列资本市场手段之外,直接冲刺资本市场显得更难,但也更吸引人。据不完全统计,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整个医疗医药行业共计有超过50家企业IPO首发上会,其中40家过会,通过率为80%。而在审排队的还有将近三十家,医药企业IPO的热情可见一斑。

 

而对于医药企业尤其是生物医药企业来说,近期更是利好消息频出。中国证监会发行部近日已经对相关券商做出指导,对包括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四大行业中的独角兽公司招股书审批时间和盈利情况都有所放宽,实际上是“开了绿灯”。

 

资本市场放开对于盈利情况的要求,是目前业界的一个普遍企业。“医药创新企业大家也看到了,创新过程比较长,但现在国内市场无论哪个板,都要求上市必须盈利达到一定量,这样有的创新企业就失去了上市的机会,有些企业就流失到了国外。”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丁列明如此表示。

 

香港已经做出改变。香港证券交易事务所近日发布建议方案,其中重要的一点即就从事医药(小分子药物)、生物制药和医疗器械(包括诊断)生产和研发,但尚未盈利或未有收益的生物科技发行人的上市核实性提供了具体指引。

 

“把口子开大一些,让这样的创新企业有一个上市的门可以走,一方面对医药创新有帮助,一方面对国内资本市场的发展同样有帮助。”丁列明说。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