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为什么强生在中国三战三负?
在E药脸谱网率先发布《强生7年商标战告负 血糖试纸市场将变天》一文后,我们收到强生公司关于此案件的“声明”回应: “强生对商评委的裁定结果表示非常失望,并指出,强生将依据法律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前述裁定,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 
2014-1-13 18:26:07
0

 

 

在E药脸谱网率先发布《强生7年商标战告负 血糖试纸市场将变天》一文后,我们收到强生公司关于此案件的“声明”回应: “强生对商评委的裁定结果表示非常失望,并指出,强生将依据法律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前述裁定,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

 

简单来说:强生不服,继续上诉!

 

在脸谱君的记忆里,强生在中国产业法律诉讼史上创造了数个“第一”:第一家品牌诉讼落败的跨国药企;第一家中国纵向垄断案落败的公司;现在,再加上中辉商标争端再次落败。

 

近日,此次商标争夺战的胜负成为国内外媒体报道的关注焦点,各种说法此起彼伏,争论不休。

 

最具代表性的是,路透社近日发表的评论:强生代表了跨国制药企业在新兴市场被围追堵截的一个典型,之前代表性的案例是专利官司,现在演变出了商标争端的新形式。并列举了拜耳等一些跨国企业在印度专利被强制取消或者强制许可的现象来证明这一观点。

 

我们先看看强生这些年输掉的官司。强生在华最大子公司西安杨森曾经出过一款产品“采乐洗发剂”,该产品上市之后,在以黎明代言的广告影响下,在去屑市场异军突起,在鼎盛时期已经做到2亿元以上的年销售规模。然而,却遭遇了一场长达10年之久的商标之战,最终“陨落”,在去屑市场销声匿迹。在1998年,强生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撤销圣芳公司妆字号“采乐CAILE”商标注册,由此拉开双方在采乐商标花落谁家的战争,期间互有胜负,直到11年后的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北京市人民法院做出的审判,维持圣芳公司在化妆品上注册的“采乐CAILE”商标的有效性才使得“中国品牌第一诉讼”落下帷幕。

 

强生开创了“品牌第一诉讼”之后,强生因旗下医用缝线产品成为被告的“全国首例纵向垄断案”在2013年也获终审宣判,法院撤销原审判决,判决被告强生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向原告北京锐邦涌和科贸有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53万元,该案审理时间长达3年,成为中国《反垄断法》颁布5年后,首起中方原告胜诉的生效判决。

 

而在强生与中辉的商标战中,我们可以看出以上两案的影子。第一是在时间上旷日持久;第二是在最初的上诉中,强生都是获胜方。至于“ONETOUCH”一案,强生不仅通过法院上诉,还向公安局报案,中辉被公司查封,高管被捕。显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场官司对强生而言是胜券在握。

 

然后呢……2013年,强生收获了一个“令人失望”的结果。

 

强生的三战三负,似乎不能拿本土化说事儿。就以西安杨森来说,一直在走本土化的道路,对中国市场秩序的了解是跨国药企里做得好的公司。是适应能力的问题?不是,而是对市场的妥协,而非真正的去改造自己,适应新兴市场。或许强生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在2013年9月设立中国区主席一职,主席吴人伟的任命通知表明,其职位的意义在于“以一个强生来面对外部利益相关者,尤其是政府和外部人才”。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