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度盘点】八大搁浅
搁浅的正能量在于,它是重新起锚的序曲。 
2014-1-28 16:04:59
0
E药脸谱

搁浅的正能量在于,它是重新起锚的序曲。


药品流通改革意见被搁浅


《关于推进流通领域改革的若干意见》,这个涵盖了医药流通领域内各个环节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政策,这个希冀通过规范流通领域,以达到规范整个医药产业的政策,也许是“野心”太大,在若暴风骤雨般被业内狂议之后已似渐无声息。尤其在政府大部制改革后,这一扭和各部委改革思路与争议且容量巨大的改革意见,目前已经搁置起来。


在现有政策背景下,医改有所突破的关键环节在医疗机构,医改要改医与改药同时进行而流通领域呈现出来的各种乱相,只是表象。在药品的流通环节上的改革,即使各种政策、规定制定的再严格、协同起来再严丝合缝,也很难触及更为深刻的矛盾关键点上。


IPO搁浅的连锁效应


2013年10月10日是IPO正式停摆一周年,对于那些粘着在IPO生态链上的人们来说,过去一年,是在一片哀鸿中等待着天亮的希望,眼睁睁看着身边的战友们,有的倒下,有的退缩,有的苦苦挣扎。尽管当初停止IPO审批的一个原因是IPO公司过度包装,有的甚至是严重造假,致使企业业绩在上市后迅速变脸,股民利益受到严重冲击。但事实上,在今年初,证监会重新开闸IPO后看到结果是,这长达一年的冷却期并没有从根本上根治股市的这一弊症。


同时,这次IPO停摆带给人们的最大启示是又一次证明了资本嗅觉的敏锐和动作的迅捷。从医药产业投资来看,最直接的效果就是私募投资数量的大幅减少,从2012年的104例披露投资数量下降到77例,且更多是A轮投资,Pro-IPO阶段的投资大幅锐减。同时,资本开始在IPO之外寻找其他的退出渠道,比如并购,去年共发生112起并购案例,金额高达299.75亿元;比如借壳上市,去年济川药业和景峰药业都在希望通过购买上市壳公司的途径进入资本市场,尽管现在看来二者的结果是一成一败。


并购搁浅


2013年,尽管并购风潮激荡,却也有那些不随人意的并购被搁浅事件发生。例如希冀通过利君旗下石四药在华北地区的市场优势,捍牢其大输液霸主地位的科伦,在公告并购意向之后不久,即宣布此次并购搁浅,尽管这项并购的流产不会对科伦的固有市场产生影响,但锦上添花或如虎添翼的道理,任谁都明白。


同年搁浅的并购还有仁和并购东科麦迪森。以丰富中药产品线为契机的并购初衷,最终还是抵不住并购后产品整合所带来的巨大不确定性,仁和不得不宣布此次并购以“失败”而告终。


不过,去年在并购上两度折翼的上海莱士,相比于前两个失败案例则更加令其扼腕感叹。上海莱士并购中国生物被并购方严词“拒绝”,且认为是恶意收购,紧接着对邦和的并购则因故被证监会否决。为并购连续停牌4个月的上海莱士在2014年是否还将发起并购,其结果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阿斯利康中国仿制药业务搁浅


尽管阿斯利康死活不承认并购广东倍康药业的决策不成功,但它在2013年暂停对品牌仿制药市场的投资,转而投入中国新兴医院市场,即中小城市医院与县级医院,这一中国业务的战略调整,却已经很能说明问题。投资2.3亿美元在江苏泰州打造的阿斯利康在全球最大的独立生产基地也将被挪作他用,从生产仿制药转为生产公司现有产品。


前两年,众多跨国药企都在高调宣布要拓展中国医院以外的市场。这片被称为广阔市场(BM)的广袤地域,被跨国药企视为提高企业在华业绩增长率的新领地,可是实践过后的铩羽而归,让这些对BM寄予厚望的跨国药企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一战略的可行性。


目前只有赛诺菲继续保有独立的BM事业部,阿斯利康、诺华、西安杨森都已经叫停BM。而默沙东的BM团队分属于财务部之下管辖,已算不上严格意义的BM,GSK也将其 CHC(社区医院组)整合至多元化业务部中。


中药配方颗粒  一厢情愿被搁浅


相较于整个医药行业20%增长速度,中药配方颗粒销售额整体40%增长速度,无疑让人羡慕到流口水,这也是为什么在2012年底会有消息放出,在2001年国家设立6个试点企业之后,各省药监局也将在省内开展中药配方颗粒的试点,而且安徽济人药业和吉林敖东旗下力源药业已经双双获得省级试点资质的消息。一时间市场躁动,6个试点企业之一的红日药业因此而股价连续三天下滑。


不过,经《E药经理人》记者独家证实,这一消息只不过是想要进入这一领域药企们的一厢情愿,国家局并无此打算。当然这肯定不是空穴来风,而且将这次误传当做想涉足其中的企业的无声抗议,也不为过。


药价成本调查搁浅阴霾


戏谑地说,一次次的成本调查,带给产业界最大的影响可能是企业对此的应对经验将越来越丰富。


自去年7月,发改委发出通知要对33家国产药企和27家进口药品代理企业展开成本价格调查开始,对其此次调查目的和是否能够摸到企业真正成本的讨论不绝于耳。


可以看到,发改委这次的成本调查带着要动“真刀子”的劲头儿。首先,此次是进行实地调查,而过去的价格调查更多的是由上市公司自行填报的形式;其实,这一次调查摸底更为细致,除了辅料进价和药品出厂价等内容外,包括财务制度、财务报表、账簿资料以及与调查有关的各种凭证、票据、合同等内容也在调查之列。


至于最后的结果,不看好者居多,原因很简单,在价格就是命脉的当下,如果企业的药价成本让带着降价居心的政策制定者知道了,那离“死”也就不远了。之前发改委出厂价成本调查工作就遭到众多企业的抵制,超四成药企逾期未报。


研发搁浅  催动是非


不用说为什么,上市公司标榜着巨大市场潜力的在研产品线总能一次次催动资本市场的巨大热情,尽管谁都知道,在研中不等就有结果。


就像长春高新,从2002年开始就在大肆鼓吹的艾滋病疫苗,十几年来一次又一次在资本市场上刷新着其股价的研发项目,终于在2013年5月宣布,由于其上报的“艾滋病预防疫苗”“十二五”规划未获得国家资金的支持,且与该项目临床方案相同的美国研发的“艾滋病预防疫苗”宣布失败。不过这次失败对长春高新并没有带来致命的影响,半年多后,其长效生长素项目的最终完结,让它登上了A股第一高价股的宝座。


不过,研发“搁浅”在海正身上则演绎了完全不一样的故事。被业界一直关注的海正与美国Celsion公司合作研发的ThermoDox因未达Ⅲ期临床试验结果,不但致使海正药业一度跌停开盘,也使得海正投入的500万美元研发投入打了水漂。


保健品贴牌搁浅


胶原蛋白功效疑云、螺旋藻重金属超标风波、毒胶囊事件等因产品质量问题引发多次公众事件,可能是促使CFDA出台《关于进一步规范保健食品监督管理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有关事项的公告(征求意见稿)》的原因之一。


这意味着,在保健食品行业非常普遍的“贴牌”将被叫停,中小保健食品企业无产能依赖贴牌销售的生存模式也将遭到致命冲击,而拥有大量批文和产能的大公司将从中受益。

 

本文来自《E药经理人》杂志2014年1月刊。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