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印度制药巨头CIPLA西普拉的那些事儿
物料成本、销售费用过高,同时研发投入低是阻碍国内不少仿制药企业发展的通病。而印度药企西普拉却能做到:在销售费用仅2%、物料成本占不超过总收入40%的前提下,研发投入达到了收入的5%。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2014-4-28 13:33:05
0


西普拉公司是印度知名的医药公司,常年位列印度制药公司的前五。公司成立于1935年,创始人为阿卜杜拉·哈米尔德博士。该企业总部设在印度孟买,以原料药、中间体和制剂的生产与出口为主营业务,生产药品包括处方药、非处方药和兽药。在过去的70多年中,其药品的治疗领域不断扩大,至2012共有近1500种不同的制剂品种(包括同一有效成分,不同剂量剂型),囊括14大治疗领域,涵盖了心血管疾病,关节炎,糖尿病,肥胖,抑郁等。


2000年以后,西普拉公司发展迅猛,仅2007-2010之间,公司的固定资产投资达到了4.1亿美元。仅2009年,其销售额就增长了12.4%,在印国内市场的份额上升了18%。2011-2012年的销售额达到13亿美元。虽然同比中国的华北制药的18亿美元和哈药集团的28亿美元,并不算拔尖。然而,对比三方的年度净利润,西普拉公司的实力惊人。2012年,西普拉公司的年度净利润是2.05亿美元(15.8%),而哈药集团仅有1亿美元(3.5%),华北制药更是不到3百万美元(0.17%)。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西普拉主要是仿制药产品,但物料成本占总收入的40%,而销售费用仅为2%。相比之下,哈药集团的物料成本高达60.2%(涵盖采购和原材料成本),而销售费用为16%。而研发投入上,西普拉公司是收入的5%,哈药集团则为1.26%。而营业费用的有效控制和对研发等领域的大力投入,是西普拉公司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




 图:西普拉2012年收入分配情况(来源:公司年报   )


西普拉的利器


西普拉主营抗艾滋病药物、抗感染药物以及呼吸道药品,产品以化学药为主,近年来也积极介入生物医药领域,并于2013年4月在成功推出了印度第一个自身免疫疾病的生物类似物,抗体融合蛋白药物Enbrel的相似物(中信国健的益赛普,西普拉公司负责印度市场的销售)。


1. 产品线明确。


虽然产品1500多个,但是重点的产品线是抗癌滋病,抗感染,呼吸道用药和抗肿瘤。西普拉有60个抗艾制剂,包括多个机型和复方,囊括了全部WHO批准使用的抗艾滋病药物;329个剂型的抗感染产品,囊括了所有常见的专利和非专利的抗细菌性感染,真菌性感染,病毒性感染的药品,在部分品种上做了复方,给药方式等的改良,以达到减小服用次数,合并用药等便利患者,减少用药成本的目的;以及西普拉公司拥有强大的呼吸系统药品产品线,184个品种,并连带开发了多款相关药物的给药装置,以满足这类药品的特殊给药需求。


以COPD为例,COPD的吸入制剂中中国 90%以上系外资垄断,而印度基本由西普拉等3家企业独占,即使领域巨头GSK在印度的市场份额也非常有限;84个肿瘤药品,其中最重要的4种替尼都有对应的仿制品:依马替尼Imatinib、吉非替尼Gefitinib(诺华原研,专利强制授权),埃罗替尼Erlotinib(罗氏)和索拉非尼Sorafenib(拜耳)。


2.单一品种通过配套制剂技术的发展衍生出丰富产品线。


同一有效成分,往往有n个剂量,剂型,复方,儿科用药等等,从而卖点不是单一品种,而是一个产品线。以阿莫西林产品为例,含有阿莫西林的产品共有50个,其中光是阿莫西林就有12个产品,包括6个剂型(片,胶囊,滴剂,糖浆,预制口服液,分散片),9个剂量(10mg-1000mg),成人和儿科用药都有。35个双成分的复方制剂,主要与克拉维酸(革兰氏阴性菌感染)、双氯苯唑青霉素、溴己新(祛痰)合用。3个三成份复方制剂,应该对应的是治疗HP幽门螺旋杆菌感染。


公司本身也有很强的制剂技术,一般的缓释啊,控制、口崩片等,还有比较热的纳米、微球、脂质体、热熔挤出等都有相应的开发和产品。这就为新剂型的开发和针对不同患者群体的改良奠定了技术基础。


另外,COPD成品线的成功主要归功于公司开发的一系列给药装置。旗下的吸入式装置包括:定量吸入器 (metered-dose inhalers) 乾粉吸入器 (dry powderinhalers)呼吸驱动吸入器(autoinhalers)鼻腔喷雾剂(Nasal sprays)。


1997,西普拉公司改良了现有的干粉吸入装置,推出全球首个创新的透明干粉吸入给药装置。2000年,推出了除了欧洲和美国以外的首个不含氟利昂的吸入器装置,比彻底淘汰氟利昂相关医疗用品的期限提前了10年。更可贵的是,由于这些给药装置都不易使用,西普拉有相应的患者教育网站和视频,方便患者在家观看联系,以取得更好的用药效果。


当然,如此富集有些讨巧的嫌疑,这也得益于印度宽松的药品注册管理,在中国可能比较难以复制。但复方产品确实可以减少服药的次数提高便利性,多个剂型选择也能照顾到各种老弱病残。作为医生或者病人,看到上述贴心的产品搭配,不得不心头一软。所以,创新,不见得一定要有开天辟地的伟业,也许就是一点点的小改进。


3.国际认证,出口才是王道。


西普拉公司目前在印度500强企业中排名基本稳定在100左右,并且是印度前5大医药制造商,目前位列第四。前三位的Ranbaxy、Dr.Reddy’s和Sun Pharmaceutical都积极扩展其在欧美市场的份额,而相比之下,西普拉公司更重视新兴市场的开拓,尤其是在亚洲区。西普拉公司依仗其在抗艾滋病药物仿制、改良和研发的专长,透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性组织,以及其自身的市场开拓部门,为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患者提供低廉的抗艾滋病药物和治疗,为其赢得了世界性的良好声誉。


艾滋病药:不赚钱但赚吆喝


以抗艾滋病药物为例,从2000年起,西普拉公司抗艾滋病药物的份额一直占据了印度抗艾滋病药品市场的80%,并成功迫使跨国制药巨头降价。然而,尽管市场占有率巨大,但是销售额却不成比例的极小,印度的抗艾滋病药品的整体规模长期徘徊在1亿美元以下,2000年的时候整个市场规模仅为100万美元,这只相当于西普拉2000年营业收入的1%。再加上印度政府将大量的钱花在了预防(主要是套套等的使用,不是疫苗的研究)而非治疗艾滋病上,比如几年前世界银行借给印度政府用于艾滋病防治的贷款中只有15%用于艾滋病治疗中。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数据表明,10亿印度人在药物上的花费和700万瑞士人的花销相当。本国市场孱弱的购买力,已经不是低价所能激发的了,西普拉公司若想进一步壮大,就必须寻求海外市场的发展机会。


籍着抗艾药物获得的国际声誉和国际认证


西普拉非常重视国际认证。1985年,西普拉获得了首个FDA认证的原料药生产设施。随后,其多个生产线/生产设施,涵盖了原料药和制剂,获得包括WHO、英国药监局MHRA、澳大利亚TGA、德国药监局PIC、巴西药监局ANVISA等的认证,具有一流的国际化水准。同时,Cipla还是首批在美国“总统艾滋病紧急救助计划”登记的企业。这些都为公司打入国际市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由于生产线获得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认证,其海外市场的拓展也非常顺利。2009-2010财政年度,公司的出口额达5.89亿美元,销售额约合10亿美元,其中技术工艺转移收入为4700万美元。从2005年至2012年,该公司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6%,其中,2005-2009年的复合年增长率超过20%。公司自2009年,全球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2011-12财政年度,销售额为707亿里拉,约合美元13亿。


4. 通过合作,剥离非核心原料药业务,引入生物药业务。


之前也提到,西普拉的抗艾事业很高大上,但是利润微薄。所以,其原料药的主要提供者被转移到了中国。2006年。西普拉通过采购迪赛诺的原料药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而迪赛诺则透过与西普拉的合作,凭借自身的生产工艺和标准流程,迅速与国际接轨,透过西普拉与世界卫生组织(WHO)之间的合作,让产品迅速进入全球采购体系,稳定销量。西普拉为迪赛诺提供人员培训、监控制剂制造流程,迪赛诺供应低价的原料药换来了和国际标准接轨的制剂生产工艺和标准。在西普拉的帮助下,迪赛诺将原料药出口至抗艾滋病原料药主要市场——巴西、印度和泰国。


肿瘤领域的化学新药仿制/开发随着印度2005年后专利法的修改,变得困难。由于印度2005年专利法的修改,导致本土企业不能像之前那样随意仿制专利药。观目前已有的四种仿制的最重要的靶向给药的替尼类药品,已经涵盖了几个主要肿瘤的最主要的靶点,包括EGFR和VEGFR,Raf等,反而2006年后新推出的“替尼类(酪氨酸激酶受体抑制剂)”,与这四种最早期的“替尼”靶点有着很大的重叠,并且很多适应症不是印度的主流肿瘤(黑色素瘤,RCC软组织肉瘤,甲状腺髓样癌,骨髓纤维化),也确实没有继续逐一仿制的必要。再加上,“替尼类”的靶点已经耗尽,开发已经进入尾声。而传统的化疗药如阿毒素、丝裂霉素C、长春新碱、紫杉醇、阿柔比星、顺铂等早已过了专利期,可以随意仿制,已是公司的固有品种,公司在肿瘤药的化学治疗领域发展非常有限。


因此,从2010年起,西普拉公司将目光头向了生物治疗领域,尤其是生物相似药。如果从靶点的特异性来说,小分子药物略逊色于单克隆抗体药物,但单克隆抗体药物的开发和生产成本都较高,且一般情况下不能通过脑血屏障,在某些适应症上限制药物的使用,而且目前尚未能开发出口服剂型,限制了抗体药物的发展。


长远来看,就靶点药物来说,单克隆抗体的脱靶效应小,副作用小,用药频率低,更具备发展前景。而该领域的仿制品尚未成气候,西普拉公司正式看重了生物相似药,即生物治疗用品,尤其是抗体药品的仿制药,这个新兴的领域,积极筹划。


受本身公司业务的限制和印度国内生物技术水平等因素制约,西普拉公司并没有选择在印度国内进行开发,而是转向其在中国的长期伙伴,迪赛诺公司。西普拉计划在中国开发3个顶级生物仿制药:罗氏的安维汀(贝伐单抗)、赫赛汀(曲妥珠单抗)和辉瑞/安进的恩利Enbrel(依那西普)。


2013年4月18日,西普拉公司通过代理中信国健的益赛普(2005年中国上市,2006年出口至哥伦比亚,2013年打入印度和墨西哥市场)率先在印度市场上推出了依那西普即Enbrel的生物相似药,肿瘤坏死因子TNF受体融合蛋白。目前百迈博已经有8个单抗类生物制品的专利,意味着这些生物相似药的技术已经成熟,相信接下来的2-6年,西普拉公司将在印度以及全球市场上推出更多的生物相似药。


除了生物相似药,西普拉还积极布局干细胞治疗法。目前公司通过注资一所印度班加罗尔的生物治疗公司Stempeutics来实现该计划。由于印度在细胞治疗方法上的审核和监管较松,许多在欧美发展不下去的基于干细胞治疗的公司,都争先前往印度发展,并且,该项服务也逐渐成为印度医疗旅游的一个重要卖点。全球的高端患者期望通过干细胞治疗可以拜托一些复杂的系统性疾病,如糖尿病,癌症,衰老相关的顽疾等。目前,Stempeutics在印度和马来西亚同时展开了两项临床试验,其在未来3年内有望推出相关的干细胞治疗产品。


结语:西普拉是个结结实实的印度本土企业,其发家史正是从仿到改良到创新的华丽转身。虽然我对这个公司研究也不算深入,但希望借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一点体会。


仿制还是他的重头。公司重视的更多是给药技术的创新而不是靶点和化学分子本身的创新,作复方和改良剂型也算是一条捷径,是目前仿制药企业比较容易做到的一点突破。出口也是解决产能过剩恶性竞价的一条路子,不过得具体品种具体国家地区具体分析了。


最后,真正创新的东西可以通过技术授权等买回来,不见得一定要自己做。术业有专攻,这个传统的化学药制药企业虽然瞄准了生物这块肥肉,但并没有直接撸袖子自己上,而是通过代理品种,战略合作等形式,审慎的进入。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