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之后,马云又看上了医院
曾经,银行里的队伍并不比医院短,中小企业贷款也是一段“血泪史”。“互联网+医疗”能否破解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或许很难,但是鲶鱼来了,沙丁鱼们至少可以游得快一些吧。  
2016/3/8 10:59:20
0
孙冰

本文转载自中国经济周刊



今年春节期间,一个老话题再次上了热搜榜。一名女孩在广安门医院站了两天仍没能挂上号,她怒斥“黄牛”将300元挂号费炒到4500元的视频,在一天之内微博阅读量超过了1400万,女孩的怒吼引发了公众的强烈共鸣和巨大反响。

痛点就是机会,这是互联网的名言。曾经,银行里的队伍并不比医院短,中小企业贷款也是一段“血泪史”。“互联网+医疗”能否破解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或许很难,但是鲶鱼来了,沙丁鱼们至少可以游得快一些吧。

不只是支付

排队挂号1小时、等医生叫号1小时、和医生交流5分钟、缴费拿药又1小时……这是太多人看病的通常流程。而现在,患者只需要打开手机的支付宝或者微信,就可以挂号、缴费、查询检查报告、排号取药,整个就医流程的效率被大大提升。2014年,阿里巴巴和腾讯先后在医院场景发力,分别推出支付宝“未来医 院”计划和微信“智慧医疗”解决方案。

“目前,中国的人均医疗资源非常紧张,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这也造成了人们看病难、排队多、医患关系紧张等诸多难题。要解决这些问题,一方面,需要 投入建设更多的医疗资源;另一方面,则要提高现有资源的利用效率。”蚂蚁金服医疗行业总经理王博告诉记者,这也是支付宝推出“未来医院” 计划的初衷。

根据蚂蚁金服官方提供的数据,截至2015年底,全国近400家大中型医院加入“未来医院”计划,覆盖了全国90%的省份,已经服务超过5000万人次,通过“未来医院”,用户就诊时间平均缩短了一半。

王博还透露,未来,医院只需负责治疗诊断,病人可以用支付宝进行预约挂号、用支付宝打车去医院、再用支付宝进行缴费、住院的时候用支付宝外卖订餐等,而且也可以根据医院的场景拓展更多的金融服务。

而2014年,微信也高调上线了“智慧医疗”解决方案。微信团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目前全国已有2.7万个医疗微信公众号在帮助众多医疗机构优化医疗服务流程,提供预约挂号、分诊导诊、检验报告查询、支付结算等全流程就医服务。

网络问诊,农村先行?

胡先顺是洪湖市洪狮渔场的一名普通渔民,他是第一个来到“阿里健康网络医院村淘试点”感受远程视频看病的渔民。在“村中心”的淘宝服务站,胡先顺和 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生进行了网络问诊,医生让胡先顺通过网络传来了之前病历和在本地医院检查的结果,分析病情并回答了胡先顺一些问题后,医生给他开具了一 张电子处方,之后,合规的药品销售方会很快将处方上的药品配送到胡先顺手中。

不用坐几个小时的长途车就能看上大城市三甲医院的医生,村民们很兴奋。洪湖市洪狮渔场是阿里健康与农村淘宝合作的网络医院下乡第一站。这里是富饶的 鱼米之乡,人均年收入在一万元以上。但是,承担周边四个村6000余位村民全部健康服务的是一个只有4名“村医”的卫生所,他们只有60余种常备药,诊疗 室的设备也只有血压计、体温表。

2015年6月,阿里健康与武汉市中心医院达成建设网络医院的合作共识。同年8月,网络医院项目启动,双方就服务内容完成规划和建设,并在随后的三个月里,共同完成了系统对接和科室、医生的筛选。2015年11月,阿里健康网络医院正式上线。

阿里健康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阿里健康与农村淘宝相结合,通过互联网技术将远程医疗引入农村,希望解决农村目前存在的“缺医少药”的问题。

“大医院挤不进,小医院不放心”是加剧医疗资源不平衡和老百姓看病难问题的重要原因之一,尽管网络问诊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解决方案”,但是在城市中推进并没有想象中顺利,而农村对此的需求似乎更为强烈。

推广难点在于医保问题

在记者的调查中,大多数人对于互联网给医疗服务带来的体验变化甚至是“互联网医院”非常欢迎,但是网络支付的使用率并不高,原因是医保不能实时结算,只有自费患者才会使用。而对于网络问诊和网络购药,最关心的问题也是“能走医保吗?”但目前的答案基本是否定的。

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生告诉记者,支付推进比较慢,这个也不仅仅是医院的原因,还要与政府部门协调。小地方或者还有些可能,但北京、上 海太难了。退一万步讲,即使政策打通了,医院的医保都是有限额的,年底不收病人、医保额度不够了只收自费病人,这些也都不算秘密。

但是,有益的尝试在一些地方已经开始了。去年12月7日,微医集团在国家互联网创新发展综合试验区乌镇,创建了全国首家“网上医院”——乌镇互联网 医院,这家医院的建成与上线被视为浙江省及乌镇互联网创新发展试验区,在“互联网+医疗”领域做出的一次突破性探索,乌镇互联网医院也得到了诸多“特批政 策”。

据记者了解,目前微医平台上已接入了1600多家医院,汇聚了超过20万名医生资源,而正式运营后的乌镇互联网医院年接诊量将达到千万人次,并通过带动上下游产业链的发展,在桐乡、乌镇汇聚百亿元规模的产业圈。

但是,目前进行网络问诊的平台还都比较谨慎,就是主要针对的是复诊患者,这样风险会小一些,但也能解决大问题。中国百分之六七十的慢性疾病患者,比如心脏病、糖尿病等,这些病都需要处方药,所以患者必须到医院开药,挂号排队很麻烦。网络医院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

但是,对于互联网大佬们来说,这些也都是前进路上一定会遇到,但终究会翻越的障碍而已。王博表示,支付宝打造“未来医院”的计划时间是8~10年,整个规划会分为三个阶段进行。

“第一阶段是打造全流程的诊疗服务,建立移动医疗服务体系,这一阶段已经初具规模;第二阶段,我们将结合医疗改革的推进,通过互联网平台探索多点执 业等模式,以及推动在线完成电子处方、就近药物配送、转诊、医保实时报销、商业保险实时申赔等所有环节;第三阶段,我们会开放大数据平台,结合云计算能 力,与可穿戴设备厂商、医疗机构、政府卫生部门等合作,共同搭建基于大数据的健康管理平台。”王博说。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