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卓永清:跨国药企在华短空长多
跨国药企业都应该去想一想,其基本的发展策略是不是跟中国政策的发展策略相契合。 
2015/10/26 14:35:27
0
李静芝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杂志2015年10月刊

—专访RDPAC执行总裁卓永清

E:近两年来,跨国药企的中国掌门人,与你交流最多的话题是什么?

卓永清:被问及最多的是中国市场未来的发展到底好还是不好。因为这一两年来医药产业的相关政策正处于调整期,而且每一个部门所出台的政策指向有时候又会相互矛盾,所以跨国药企在这时候对政策出台的真实想法和意图不太理解。还有就是合规的走向问题。

E:目前在华跨国药企的状态是怎样的?如何应对现在的政策挑战?

卓永清:我认为今年是医药产业的一个改革元年。药品价格形成、医药药品采购、产业监管,包括公立医院的改革、非公立医院的发展,甚至医生的多点执业等,我们看到中国医药产业的政策环境、法规环境都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在新阶段中,过去做事情的方式和方法已经不再适应了。

对于企业而言,一定要深度分析自己的产品组合,是不是符合中国现在和未来患者对健康产品的需求,如果没有这类的产品,即使机会很大,也可能发挥不出来。

当然,跨国药企在华成功与失败,或者是发展速度的快慢,审时度势很重要,同时跟跨国药企总部对中国的看法有关系。

去年,某跨国药企全球研发负责人问我,在中国到底还该不该做研发?那时候出现的“三报三批”让他们开始产生了对中国市场的担心。但是随着44号文的出台,我个人还是比较乐观的。现阶段,跨国药企应该认真研究学习中国市场的变化,并探究这些变化所带来的影响和背后动因。

大家都在找适合在中国发展的经营模式,但是这里面很难有“一刀切”的办法。每个省的医保、招标政策落实情况千差万别,所以不能把中国看作是一个单一的市场,应该因地制宜地制定不同的市场策略。

E:跨国药企在华的掌门人对中国现在的政策环境的理解程度是不是没有本土企业那么深刻?

卓永清:不能完全这么说。RDPAC会在一个法规出台之后,马上就跟我们的会员在一起分享,到底会给我们的会员企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我们应该如何对应。这就是我们协会工作的一部分。

E:据你所知,RDPAC会员企业对GSK主动降价这一事情的态度是什么?

卓永清:RDPAC是针对政策提建议,至于各个会员企业的价格策略,定价方式等,我们不能说任何话。有一次,一位部委领导问我,你们协会是不是在帮跨国药企制订价格策略?这不可能的,我们与会员企业召开的所有会议都会有律师在场,提醒不可以有违反或者降低竞争的任何的言论出现。

E:据你观察,跨国药企总部对中国市场的投资是不是渐趋谨慎?

卓永清:每家跨国药企的情况都不一样,这个跟总部对中国市场的战略思路有关,也跟公司未来的产品线和其产品组合的未来走向有关系。可能也跟每家跨国药企对中国政府政策意图的理解相关,一定要走与政策指引相一致的方向。我想企业都应该去想一想,其基本的发展策略是不是跟中国政策的发展策略是契合的。

E:假设你现在是一家跨国药企的中国掌门人,你对目前情况的应对策略是什么?

卓永清:企业在中国市场做未来规划的时候,要综合总部的产品线、中国产品线和治疗领域内的地位,然后再结合现在的情况,才能制定出一个适宜的策略来。

E:你认为接下来跨国药企在华发展状态是什么?

卓永清:短空长多。虽然现在有各式各样的挑战,但是还是得坚持,然后在正确的时间用正确的人做正确事。市场情况的高高低低每年都会有,但我相信,不管政策法规怎么改,长远来看,都是会对研发型、且生产高质量产品的利好。

E:近两年,RDPAC的工作内容上与之前相比有哪些变化?

卓永清:RDPAC最早成立的时候最关注的问题是药品的审评审批,担心药品注册在中国太慢了,现在随着药品价格形成机制的改变等政策的调整,医药产业链条上的方方面面我们都需要去关注。从已经出台的政策,到仍在制定过程中的,比如《药品管理法》和《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的修订等,我们都投入了很多的精力在里面。当然还有商业运营的合规建设等。

E:RDPAC所做工作的目标定位是什么?影响政策还是为会员企业找到应对政策变化的解决方案?

卓永清:我们希望成为政府在解决所面临问题时的一个有价值的伙伴,比如,政策的哪一个部分出现了问题,或者快要出现问题,我们会献计献策,帮助提供思路的想法。现在确实好多部委在制订政策的时候,会找我们去商量。怎么扮演好一个有价值的解决问题的伙伴,是我们永远在思考的问题。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